首页   »  性爱技巧  »  美女档案第002卷 第026章 针锋相对
    祝贺走在最前面,她迅速的拦了一辆出租车,林薇好不容易来北京一次,总不至于让她坐公交车吧。看着祝贺热情的样子,我心里到很生气,哼,还拦出租车呢,不花钱啊?要是以着我的意思,干脆连公交车也别坐了,我们跑着回北大,林薇坐了一夜火车,让她在锻炼锻炼,呵呵,估计能把她累死,那样才解恨呢。出租车停在我们跟前,林薇抢着拉开前面的车门,我认为她想坐在前面呢,谁知道她竟然把自己的那一个小小的行李包放到副驾驶的位置上,等她把前面的车门关上后,她还得意的看了我一眼,那得意的眼神好象她的在大街上白白的拾到一沓崭新的人民币一样。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把一个小小的行李包放在前面副驾驶的位置上,我们三个人就只好在后面挤了,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难道挤在一起很舒服啊?等她们两个坐进去以后,看到林薇坐在中间,我很不乐意的坐进去了,并且有意重重的把车门关上,好象把气都撒到无辜的出租车身上了。出租车启动后,我冷淡的对司机说:“师傅,到中日友好医院,麻烦快点。”

    驾驶员就迅速的枪开动了他的出租车,我懒洋洋的躺在汽车的后坐上,尽量离这个让我面子丢尽的女人远一些,无奈出租车空间狭小,三个人坐在后面就很挤了,何况这两位美女的香臀以前都经过我的努力开采,现在都比较的硕大,我想离林薇远一些也不可能的,出租车一颠,曾经无比熟悉的香臀还是有意无意的碰到我,我并没有象以前一样感到十分的惬意,也没有去理她,爱碰就碰去,又不是没碰过。“向前,你说苏淑的身体会不会有事情啊?我好担心啊!”

    祝贺扭过头来,满眼期待的看着我,说话的声音听起来都有些发颤。她两只急切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我,好象我一点头苏淑的病就会好一样。祝贺这个人心肠特别的好,苏淑和她又是特别要好的姐妹,她这样担心是很正常的。为了安慰焦急的她,我故意用轻松的语气说:“祝贺姐,你不用担心,现在苏淑姐不是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吗?现在的医学那么发达,应该没什么事的。”祝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知道她是担心苏淑,一颗重重的铅球砸到脑袋上,其实我心里也不敢想事情究竟会怎么样,只是希望出租车能快点赶到医院,大家的心情都焦急着呢。车内的空气顿时有些紧张起来,大家都在担心着苏淑的病情。祝贺不说话了,她把头轻轻的靠在后坐上,闭上眼睛在想着什么。林薇和她是很好的姐妹,每天电话打个不停,根本不用在车上假惺惺的说客气话,何况现在医院里又躺着一个病人。我见祝贺在闭目养神,感觉又没有什么话和林薇说的,索性也闭上眼睛躺在后坐上不说话了。

    就在我心里乱糟糟的想着苏淑的病情会怎么样的时候,我感觉身边的林薇的大屁股好象有意轻轻的碰了我一下,我没有动,紧接着我感觉一只小巧玲珑的手偷偷的从旁边伸过来,温柔的抚摩住我的大腿。我立刻睁开眼睛,看到林薇小脸蛋笑眯眯的,好象沾了多大的便宜一样。现在摸我干什么?我生硬的把她放在我腿上的小手好不客气的推开,同时狠很的瞪了她一眼,又接着闭上眼睛养神起来。林薇倒是很坚持,等我刚刚的向后椅好,她又一次的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还变本加厉的狠狠的抓住了我的嫩肉。我几乎要发起火来了,这个林薇,你什么意思啊?!我才来北京几天,你就勾搭上一个男人,现在我是为了祝贺的面子才来接你的,并不是已经原谅你了。背叛我这样的事情,你也不想想我向前会有原谅你的想法吗?这可是涉及到我的个人主权的问题,早在好多年以前那位伟大的老人就告诉过我们,主权问题不是一个可以商量的问题。这样的常识作为人民教师的你难道还不知道吗?我猛的从后坐上起来,抓住林薇的手就想往外推。谁知道她竟然一下子紧紧的抓住我的手,刚才还笑眯眯的小脸蛋现在变成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怎么?想用泪水来感动我?你也不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事情,我的心肠对于属于我的女人是软的,但是对于背叛我的女人,那就没什么好讲的了。我还要用力推开以前无数次抚摩过的那只小巧玲珑的玉手,但是她的力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变的如此之大了,我还不敢过分的动作了,担心就坐在旁边闭目养神的祝贺看到,现在的祝贺心情已经够犯的了,我不能在给她增加心理压力了。索性就让她抓着吧,但是我心里忿忿的想,就是你给我磕头赔礼,我都不可能原谅你这样的背叛,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继续交往下去的可能了。这是我的原则,对待女人的原则,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

    就这样我的手被林薇强行抓着,也感觉不出什么愉悦的幸福来,过了好大一会儿,前面的司机师傅扭头对我们说:“中日友好医院到了,你们是不是在大门口下啊?”终于到了,我松了一口气,连忙对司机说:“师傅,麻烦你停到大门口就行了。”

    我又扭头对祝贺说:“祝贺姐,医院到了,我们该下车了。”同时我使劲的一摆,林薇的手才懂事的被我摆脱掉。

    祝贺听到我的叫声,她好象如梦初醒般的说道:“医院到了,我们赶快下车,看看苏淑怎么样了?”

    等我们三个人行色匆匆的走向中日友好医院的急诊室门口的时候,就看到门口有两个人正在焦急的来回走动着,祝贺急忙走过去叫了一声:“陈主任,周老师,我们来了,苏淑现在怎么样了?”被祝贺称为周老师的女人我倒见过,就是给我介绍图书馆工作的哪个女老师,原来她是祝贺的导师啊!看年龄也不过三十多岁,竟然成了研究生的老师了,好厉害啊!旁边还站着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士,一看他那腐败的肚子就知道肯定是学校的领导。

    周老师一看我们到了,她连忙把我们拉到旁边的一个长椅上坐下,从她焦急的眼神里我们就知道现在苏淑肯定还在抢救,应该还没有脱离危险。“苏淑正在抢救中呢,听医生刚才说的意思好象形势不太好,弄不好估计要成为植物人。我们系的陈主任刚才还请求医生一定要用最好的药,一定要把苏淑给抢救过来,但是医生说只能尽力了,具体情况要看她的造化了。”

    旁边的陈主任发话了:“我刚才去见他们医院的院长了,院长答应说会尽力的,我们大家都耐心的等待吧。”

    抢救结果还没有出来,现在我们根本不能进去看苏淑,大家只好坐在外边的长椅子上焦急的等待,四处看了看,没见到苏淑的家人,于是我问周老师。“周老师,苏淑姐的父母呢?他们怎么还没有到啊?”旁边的陈主任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严肃的告诉我,鉴于这件事情的影响可能不太好,现在又是学校招生的关键时候,所以经过学校的领导的研究,暂时不把这件事公开,所以没有通知苏淑的父母。

    听到这个陈主任的解释,我简直要发起火来。学校的声誉重要,难道学生的生命安危就不重要老吗?我立即十分气愤的对着陈主任说:“你是学校的领导吧,我认为应该马上通知苏淑的父母来。你想,如果万一抢救手术出什么意外,苏淑的父母肯定不会轻饶学校的,学校负有领导责任。就是抢救的十分成功,事后才通知出事学生的家长,显然也是不妥当的,在这样的大事情上学校领导怎么表现的如此的不成熟啊?”我一口气把心中的话说了出来,一方面是我十分的担心苏淑姐的病情,另一方面我也为学校的领导作出这样无知的决定感到十分的气愤,瞒的初一还能瞒过十五了吗?苏淑的家长早晚会知道的,学校的领导怎么能为了自己的声誉这样做呢?

    也许是看我对领导说话的语气十分的生硬,祝贺急切的拉住我的胳膊:“向前,你怎么能给陈主任用这样的口气说话呢?”

    她又转过头去,带着谦意对陈主任说:“陈主任,你别生气,我表弟年龄还小,他一向说话就是这样口无遮拦的,他也是担心苏淑的病情啊!”作为学校领导的陈主任被我的一番话驳的哑口无言,他心里想这个小孩子看起来年龄不大,但是说的话还是蛮有道理的,但是自己在这里毕竟是最高的领导,怎么能让这样的一个小孩子说的哑口无言呢,那样的话自己的领导尊严跑到哪里去了啊?于是他摆出一副领导的模样对着我说:“这样决定是经过学校领导研究决定的,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们不能不考虑学校的声誉问题啊!毕竟现在是学校招生的关键时刻。”听到他一番驴唇不对马嘴的狡辩,我几乎都要和他吵了起来,看到我还想说,祝贺拉了拉我的胳膊示意我不要在说了,我没有理她,直接对着陈主任说道:“陈主任,学校的声誉和招生固然重要,但是你想想,如果苏淑的父母知道学校是为了这样的目的才没有通知他们的,你想想他们会不会善罢甘休?还有,我也不认为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就是对学校的声誉造成多坏的影响,在操场上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北大自己,你们领导完全可以把在事情发生了以后学校方面是如何积极的展开抢救学生的经过告诉大家,这样以来大家反倒会认为学校对学生真正的关心和爱护,而现在这样做的方法我认为真是不可理解。”我本来想说这样做是蠢不可及的,但是想到祝贺还要在他的手下当几年学生,别因为我今天的一时口快以后他给祝贺穿小鞋,那样的话可就划不来了。虽然我的话语有些激动,但是一口气说出来自己心中的想法还是很舒服的,我心想自己的道理还是很正确的,何况我还从他们学校的角度替他们考虑了如何较的处理这件事情。一直没有说话的周老师冲我满含深意的看了一眼,扭脸对陈主任说:“陈主任,我看他说的也有道理。万一苏淑的父母因为我们没有及时通知他们而给我们闹起来,那可就有麻烦了。你也知道,苏淑的父母在北京的工商界也是很有影响的。万一他们因为这个原因而——到时候我们的确也不好办的。”见周老师也替我说话了,他也觉得我说的话比较有道理,现在的陈主任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他低头思考了一会儿,对着周老师说:“这样吧,我先往系里打个电话研究一下在说。”

    陈主任掏出手机来就到旁边去打电话了。看到陈主任走远了,祝贺一把拉住我,有些生气又有些担心的对我说:“向前,今天你是怎么了?你为苏淑担心我知道,但是也没必要这样对着领导说话吧?”我感觉很委屈,明明是学校的什么陈主任的做法错误,为什么我说两句就不行啊!我也是为了学校好啊!旁边的周老师倒是笑呵呵的抚摩了我的头一下:“这个孩子说的倒很有道理,刚才我们光急着送苏淑到医院了,通知她家长的事情的确考虑的欠周全,祝贺,不要责怪你这个表弟,我看他很有头脑的啊!”得到周老师的夸奖,我得意的冲祝贺伸了一下舌头,祝贺走到我的身边把我紧紧的扶助,好象这样我如果在说什么大不敬的话她可以阻拦住我一样。

    不一会儿的工夫,陈主任打完电话了。他走到我们跟前,拿出领导的架势说:“经过系领导的紧急研究,现在决定,请周老师和祝贺同学立刻去苏淑家中通知苏淑的家长,医院现在有我在这里负责,大家赶快行动吧。”听他那口气,好象这个想法是他想出来的一样。领导就是这样,大家也得谅解。我关心的是苏淑的父母能来陪她了,不管苏淑的身体怎么样,由家人陪着我感觉还是好一些,何况这样的事情作家长肯定要到现场的。

    陈领导命令完,祝贺和周老师就立刻要去苏淑的家中通知她的父母去了,我和林薇没有分配到任何任务,也就暂时先回我租住的小屋去了,去苏淑的家中我们跟着有些不太合适,把她们两个人送到出租车上,祝贺让我先带林薇回我的房间,她办完事情就回来。看着林薇一副死活要跟着我的得意样子,我只好和她暂时回我的房间了。真是的,越想躲开的人越躲不开,但是也没有什么办法,我只好带着一脸得意的林薇回到了我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