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冰恋][神秘的匕首]续



                  第十章


  作者:不详

  虽然说这把神秘的匕首给了我们很多意外的惊喜,但是日子还是要过的。

  「太无聊了,整天无所事事,真没意思,我想干点啥。」瞧见了没,我这还
没陈述完呢,老婆就已经开始发牢骚了。「你能干点啥,就这么个暑期,很快就
开学了。」

  「我已经想好了,我想办个美术辅导班,因为我有这方面的经验,以前我也
办过,还收了不少学生,虽然都是些小孩子,哈哈。」「还好意思说,你那辅导
班办的,简直就成了幼儿园了,光看孩子了,啥也不用干了!」「这次我想好了,
咱不教小孩子了,咱收那些即将考大学的高中艺术生,咱教人体艺术,很吃香的,
他们肯定能学进去,而且好管理,你看怎么样?」「嗯………想法不错,好吧,
我支持你!反正隔壁还有一间大房间,闲着也是闲着」

  说干就干,我和王英简单的把房间收拾了一下,然后动员自己的所有关系网
招生源啊,又印制了很多宣传材料,找了几个学生到繁华地点发放,真别说,付
出了劳动就有回报啊,这几天打电话咨询的还真不少,看来,王英这个提议还是
很正确的,现在的孩子大都是独生子女,父母王子成龙,望女成凤,艺术类的学
科现在还是比较吃香的。长话短说,这明天就要正式开始授课了,统计了一下,
报名学习的有12个学生,恩,还行,可以授课了。然后我们来到那间教室,进
行最后的布置,书桌,画架,模型……「等等。」「怎么了?」我问,「还记得
吗,以前我用过的模型,上次咱家失窃的时候在书架上都给打翻了,基本上都给
毁坏了,就剩下一个头部的模型,这教人体艺术,没有模型可怎么教啊?」好嘛,
关键是后掉链子,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就没有提前想到呢?「这咋办,这人体模
型整套的也不好买啊。」「那怎么办?」傻眼了。「要不,你问问你的大学同学,
问问他们有没有,先借来救救急。」「什么啊,这些模型我们平常基本上都不用,
我们临摹的可都是真实的人体模特。」「啊!那怎么办,明天就开始授课了,钱
也收了,协议也签了,不能开课那不是违约?!」「咱总不能也去找人体模特吧,
费用可不低啊。」王英说道「要不…………」王英悄悄地跟我说了她的想法。

  「这能行吗?」「不行也得行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好吧!」

  第二天,开课了,学生都来齐了,我闲着没事,在一旁旁听。王英先和同学
们自我介绍了一下「我是你们的辅导老师,叫我夏老师就可以了,在今后的两个
星期里,将有我给大家讲解人体艺术这门学科,人体艺术在绘画当中属于一种比
较有难度的,所以同学们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仔细观察,善于学习……然后王英
开始给同学们介绍怎么去观察人体,怎样去衡量人体的比例,怎样用双手去表达
出来。其实绘画还是需要靠大家去练习的,老师只是讲了一些要领,然后同学们
就开始自己练习。」大家先对应着这个头部模型先进行局部练习,我去给大家准
备一些人体模型给大家练习!「说完朝我使了一个眼神,我心领神会,跟王英一
块回到自己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后,王英自己做到沙发上,脱掉凉鞋,把
小脚丫神道我面前,」开始吧。「我拿出那把匕首,动作熟练的把她的两只小脚
丫割了下来,放在早已准备好的托盘里,这还不行,王英又把一双玉手递到我面
前,我也来不及多想,动作麻利的割了下来,这样,王英倒成了没有手脚的」残
疾人「了,」快点吧,学生还在外面等着呢。「」嗯。「不过,出去之前,我要
先把它们洗一下,因为这大热的天,手心,脚心难免出汗,而且还有体温,到时
候再让学生看出来,那就有麻烦了,于是我把它们拿到洗手间,一股脑的倒在了
洗手盆里,打开水龙头冲洗起来,王英的手和脚在洗手盆里上下翻滚,算是一次
亲密接触了,过了一段时间,我拿出一只小脚丫,放在手里面感觉了一下,恩,
凉凉的,已经没有刚才的体温了,也洗干净了,我把它们拿出来放到托盘里,用
毛巾一个一个擦拭赶紧,然后端着托盘回到教室,」同学们,夏老师在给你们准
备一些材料,让我把这些肢体模型先拿过来,分给大家,联系一下,如果有什么
问题,可以告诉我,到时候我分夏老师说一下,再下一堂课的时候给你们讲解一
下。「说完后,我让同学们3人一组,然后把王英的手脚,一个小组一只,他们
围成一圈开始练习观察。这些学生哪见过这么真实的」肢体模型「都非常好奇,
都争着拿在手里看呢,我也担心他们把王英的小手小脚给折腾坏了,所以,我就
特别留意。」哇!你们看,多么漂亮的一只脚啊,跟真人的一样啊,「说这话的
是一个叫民男的男同学,他把王英的一只小脚丫高高的举起,跟他一组的同学都
紧盯着看,」你们看这皮肤,还有血管呢,你看,还有脚纹,太不可思议了,「

  说这这话,他又把王英的脚丫的脚趾掰来掰去,好像是在看柔软度,不过幸
亏王英的脚丫很柔软,要不按照他那个力度,一般人的脚趾肯定要让他给废了,
我赶紧阻止,「同学们,这是教学用具,价格都不菲的,请大家小心点,不要弄
坏了,赶紧练习吧,那个叫民男的同学才依依不舍的松手,把王英的脚丫放在教
桌上。

  我这话刚说完,就听见「嘎嘣」一声脆响,我顺声望去,只见一个女同学正
拿着王英的一只手发愣呢,我赶紧跑过去,那个女同学连头都不敢抬,我一看,
原来她也是出于好奇,刚才也在试探王英手的柔软度,不过她可比那个男同学下
手恨多了,直接把王英的四个手指向手背的方向折去,直接来了个90度,虽然
王英的手脚都很柔软,但是这种高难度的动作换了谁也受不了啊,我一把把王英
的手给夺了过来,赶紧活动了一下她的手指,感觉没什么大碍,再想起肢体在分
离以后有一定的恢复作用,所以觉得不用太担心,我严肃地说「以后这些教具不
能随便动,是让你们画画的,不是让你们玩的!」这个女生慢慢的抬起头看了我
一眼,「是的,老师。」我一看,这个女生张的还挺水灵,大大地眼睛,瓜子脸,
小樱桃嘴,长的挺精致,这个女生叫兰妮。同学们让我这么一说,都收敛了很多,
乖乖的画起画来。

  可能同学们也没见过这么逼真的肢体模型,所以画的还算认真,上午的课业
还算顺利,我也完成了我的任务,同学们都回家了,我端着托盘,要完璧归赵啊,
王英早就等不及了,忙着打听上午同学们的反映怎么样,我就一五一十的给王英
讲了一遍,当然了,那个叫兰妮的同学差点把王英的手指给废了没跟王英说,怕
她担心,王英的小手和1小脚丫又重新回到了自己主人的身上,王英起身去做饭,
边走边活动自己那个受伤的手,「怎么这么痛呢?」我也没吱声,王英的手指是
恢复了很多。

  下午,课还要继续,让上午画脚的同学画手,画手的同学呢就画脚了,但是,
很显然,同学们的积极性比上午要差很多,毕竟上午的那股新鲜感少了很多。正
想着呢,那个叫兰妮的同学突然自告奋勇的说:「老师,我们学得是人体艺术,
不是肢体艺术。不能老看着这堆脚丫子画吧,这样怎么能提高我们的水平呢,这
样吧,我提个建议,牺牲我自己一下,我拿着这对小脚丫免费给大家做个模特吧,
这样才能提高我们的绘画水平啊。」我还没等回答呢,那个叫民男的男生就起哄
了,「好啊!有美女给我们做模特,我们的水品肯定会提高的。」我一看,大家
积极性挺高,而且还有免费模特,就点了点头同意了。于是那个兰妮就拿着王英
的一对小脚丫上了讲台,坐在凳子上,做好姿势,一只手把王英的脚丫按在自己
的胸前,另一只手拿着小脚丫放在自己的嘴边做亲吻状,动作还很性感,现在的
学生都比较赶潮流啊。同学们也是看的两眼发直,不仅被王英的一对小脚丫所吸
引,兰妮的性感姿势和较好的身材也让这些处在青春期的学生们有点不能自已。

  就在同学们画得兴起的时候,那个爱捣蛋的民男又开口了,「人家人体模特
都是裸体的,你这穿着衣服也太正式了,我建议应该想裸体模特看齐,对不对啊!」

  同学们也就跟着一窝蜂似的起哄,虽然兰妮摆的动作比较性感,但是毕竟还
是少女,听了这话,脸一红,气就不打一处来,一生气,「嗖嗖」两个「暗器」

  就朝着民男打去,这「暗器」不是别的,就是王英的两只小脚丫,只听到
「啪」

  一声,其中一只脚正中民男的面门,另一只则让他给挡开了,掉在了地上,
我赶紧跑过去,捡起王英的两只脚丫,民男正想发作,我瞪了他一眼,他不服气
的有做了下去。我也不批评他们了,我也没有教学经验,课堂有点乱,这样下去
也不是办法啊。我把王英的手脚都收了回来,放在了教桌上,想了想,摆了一个
吸引这些学生的摆法,用王英的两只手捧着其中一只脚丫,就好像掌上明珠一样,
只不过这次变成了掌上玉足,另一只则放在了一遍。「老师,我还是那句话,我
们学得是人体艺术,也不是手脚艺术,不能老对着脚丫子和手吧,我们要整体学,
而且我们的夏老师怎么不来了,她不是我们的讲师吗?」「你们夏老师给你们准
备人体模型,很快就回来了,她说了,人体艺术要从肢体艺术开始,首先要画好
局部,然后再学习到整体,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同学们不要着急,今天你
们先对着讲台上这个模型来练习,明天夏老师在给你们授课。」我只好应付了几
句,因为对艺术我是个门外汉,不懂不能装懂啊。讲完了,我看没事,我就出了
教室来到屋里,跟王英说一下,不能老是这样啊,得想个办法啊。

  来到王英跟前,她正在看电视呢,我把事情说了一遍,她也有点为难,本来
想自己做模特的,但是也不是办法啊,这可咋办,一时没了头绪。「你先把今天
的课带完,下午下了课咱再想办法吧,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什么好的解决方法。」

  「好吧,我回去看看,回来再想办法。」

  还没到教室呢,就听见屋里乱哄哄的,这帮学生也不好带,就这么点功夫,
有乱套了。我走进教室,看见同学们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议论啥。「老师!」那
个叫兰妮的女生叫住了我,「你看!」我顺着她只得方向看去,原来是讲桌,再
仔细一看,本来是两只手,两只脚丫的讲桌上竟然少了一只脚丫!少的就是那只
放在一边的那只脚丫!

  第十一章我急忙跑到讲桌旁,少的那只脚丫就是放在一旁的那一只,和两只
手放在一起的脚丫还在那,丝毫没有动过的迹象。我气急败坏的问:「谁?是谁
拿走了?」同学们支支吾吾的,但是没有回答的,「你们在这里,难道没有看到
是谁拿的?」最后,那个叫民男的同学站起来说:「是一个女的过来拿走了,什
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说?难道你们就不能问吗?就没有人阻止?」「她走进
教室的时候,我们都没看见她的脸,我们都以为是夏老师,她把脚拿走时,我们
也没反应过来。」「你们!唉!」「要不我们同学给你和夏老师在赔一个不就行
了?」「你们怎么赔?你们陪的起吗?」我知道,同学们也不是有意的,这件事
情也不能赖在学生们的头上,我一看点,差不多到点下课了,「同学们,时间差
不多了,今天先到这里吧。明天大家先休息一天,我和夏老师要准备一些教学材
料。」其实同学们也能理解是怎么一回事,大家收拾了各自的东西回家了。空荡
的教室只剩下我和王英的小手和小脚丫,而且还缺了一只脚丫,怎么办呢?怎么
跟王英说啊,上次丢失乳房的事情,我还记忆犹新,丢失了乳房还可以生活,丢
了脚丫,该怎么生活啊,况且上次也不是让别人给拿走了,只是一时疏忽没有找
到而已,但是这次就不一样了,让人拿走了可是千真万确的事情,而且还是一个
女的,到底这个人是谁呢?一个女人怎么会对王英的脚丫感兴趣?我知道,在现
实生活中,恋足的人不少,但是一个女人也会恋女人足吗?

  时间不早了,再不回去,王英也该着急了,还是实话实说吧,一直拖下去也
不是什么办法。我收拾好了王英的手脚,关了门,回到家里。王英早就焦急的等
着了,当看到托盘里的手脚缺失了一只时,「你干吗?是不是忘了一只脚丫啊,
怎么就一只呢?」我无奈的要了摇头,把刚才发生的一幕跟王英说了,王英听完,
愣住了,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反应很强烈。我也不知道该干点啥,我从托盘里拿
出王英的一只手,慢慢拿起王英的手腕,此时王英很听话,或者根本就没有意识
到我在干什么,在她的脑海里可能只是在想那只丢失的小脚丫。我慢慢的将王英
的手恢复到原为,在我心里,我想把损失减少到最低,但这确是徒劳的,因为王
英丢失的那只脚并不在这里。

  我把王英抱在怀里。王英看着自己空空的断掉的脚踝,「我的脚呢?谁会拿
呢?那去干吗呢?为什么要那我的脚?」王英自言自语的说着,「别太担心了,
也许过会儿人家就送回来了也说不定啊。」我也只能这样来安慰王英了。也不知
道这样呆了多长时间,就在这时,「咚咚!咚咚咚!」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这么晚了?谁会来呢?早不来晚不来,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来呢?

  我连忙找了一个毯子给王英盖在腿上,我走过去打开门一看「丽丽?!」

  「姐夫!我来了!我姐呢?」「在里面沙发上呢。」丽丽是王英的亲妹妹,
张得性感,漂亮,体形很标准,跟王英基本上一个模子出来的,只不过丽丽的性
格可是开放得多,现在正在本市的一所高兴念大学,学的是医学,就读的是外科
专业,大学生么,总是走在时代的最前沿,穿着超短裙,露脐装,分明能看到她
肚脐上的脐环。背着一个包,就走了进去,现在正是暑假,没事的时候总爱到我
家住几天,跟她姐王英很合的来,王英也还照顾她。

  「姐!姐!你在干嘛呢,我来了你也不招呼我,唉,姐,怎么不说话呢?」

  王英此时也是六神无主,慌了神,赶紧紧了紧毯子,生怕被丽丽看见毯子下
面的秘密。「哦,丽丽来了,怎么这么晚才来?」「今天有点事,回学校了了一
会儿,唉,姐,我看你脸色不对啊,是不是哪不舒服啊!」丽丽走到王英的旁边
坐下,把肩上的背包扔在沙发上,拉着王英的手:「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王英在丽丽的追问下也不知概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说「没什么,没什么。」

  丽丽还是不放心,把头一扭「姐夫,姐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你欺负她了?」

  我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不是你姐夫的事。」「那
是怎么回事!

  姐!我是你妹妹,有什么不能跟我说得吗?「王英低头不语,这是丽丽发现
王英腿上的毯子,」姐,这么热的天盖毯子做什么呀?「说着就要去拿盖在王英
腿上的毯子,王英突然变得紧张起来,死死地抓住丽丽的手不让她动那条毯子,
丽丽可是个性格倔强的女孩子,她知道姐姐在隐瞒着什么,她用力的把那条毯子
拿开,王英断掉的脚踝赤裸裸的暴露在丽丽的面前,丽丽惊呆了,呆在那一动不
动,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她一下子扑到我的面前,拽着我的衣服发疯似的问:」

  姐姐这是怎么了,你这个姐夫怎么当得?「」丽丽,不要怪你姐夫,他也不
是有意的。「

  丽丽回到王英的身边,两姐妹抱在一起哭泣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丽丽才问:
「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就别瞒着我了!」王英擦了擦眼泪,看了看我,我点
了点头,然后王英就一五一十的把整个事情说了一遍……

  丽丽听了以后突然站了起来,似乎并不太相信姐姐说的话:「姐,你说的是
真的吗?」「哎呀,我的妹妹,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这都什么时候了,我还有心
情开玩笑吗?」王英看了看我,我明白王英的意思,我从进屋找出了那把神奇的
匕首,虽然外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而且生满了绿色的铜锈,好像一掰就会断掉,
我把它递到王英的手里,「你不是不相信吗?把手给我。」虽然丽丽对这件事情
还是半信半疑,但还是心存疑虑,很紧张的慢慢手伸右手,丽丽的手很漂亮,纤
细,白白的,涂着透明的粉色指甲油,无名指上还带着一个戒指。王英握住丽丽
的右手,让她手心朝上,然后在丽丽的手腕处割了下去,丽丽还是本能的往回缩,
但是她的右手并没有随着她的手腕缩回去,而是在王英的手里握着,虽然丽丽是
学医学专业,而且还是外科,但是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不可思议的事情还是吓了她
一跳,「啊!」丽丽本能的喊了一声。「我的手!」「不要害怕,你好好看看,
这是你的手吧。」丽丽睁大眼睛使劲看着姐姐手里的断手,好像是从来不认识,
并不敢去动它,只是用眼睛仔细打量着,那指甲油,那戒指,没错,是我的!然
后又瞅了瞅自己端掉的手腕,「给!你看看!」丽丽慢慢的伸出左手,小心翼翼
的接过她自己的右手,翻来覆去打量着,但是右手并没有什么感觉呢,它好像并
不属于自己,她把右手的食指放在嘴里咬了咬,没感觉。「你把它按原位恢复到
你的手腕看看。」这一点对于学医的丽丽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她把右
后准确的恢复到手腕处,「你活动一下看看!」丽丽慢慢的活动了一下右手,恢
复如初!「好了?!」丽丽瞪大了眼睛!

  丽丽拿过王英手里的那把匕首,翻来覆去的看,好像并没有看出什么特别。

  「唉!」王英叹了口气,她又想起了她丢失的右脚。这是丽丽好像突然想起
来什么。「难道?!」她看了看低着头的王英,又瞅了瞅旁边的我,「我的包呢?」

  她突然站起来,放下匕首,疯狂的找自己带来的包,包不是在你的后面的沙
发上马,丽丽一把拿起了她的那个背包,拉开拉锁,伸手慢慢的拿出了一样东西。

  「脚?!」难道是!我伸手一把夺过了丽丽手里的东西,但是好像有什么扎
了我一下,手心一痛,手里的东西落到了地上,只听到「啪」一声脆响,响声也
惊动了一直低着头的王英,顺着响声望去,「我的脚?!」王英一眼就认出了,
那就是她丢失的右脚,毕竟它跟随她已经20多年了,丽丽连忙从地上拾起那个
东西,我仔细一看,却是是王英的脚丫,但是什么东西,扎了我一下,「针?!」

  我看了看丽丽,丽丽才把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丽丽下午就来了,但是他看到很多学生在学画画,好奇心很强的丽丽
就过去看了一下,接过她发现他们正在临摹一对手和脚丫,丽丽的选修课是针灸,
她很感兴趣,有时候就经常用针扎自己的穴位来学习和尝试,但是毕竟是初学,
如果扎不好是很痛的,而且脚心的穴位是最复杂的,自己扎自己的脚心很别扭,
所以她看到有两只脚就过去拿了一只,因为她知道这是姐姐的课,东西肯定是姐
姐的,所以连招呼都没有打,就拿走了一支,但是让丽丽没想到这只脚的仿真程
度这么高。丽丽求学心切,拿了那只右脚就回学校研究尝试去了,还不知道扎了
多少针呢,有几个针还没有取下,是因为还没有研究明白,刚才扎到我的就是银
针在作怪,刚才这只可怜的小脚丫不小心落在了地上,扎在上面的几只银针在与
地面接触的时候直接全部扎进肉里了,银针很长,有几根银针直接从脚背传出,
还有几根银针弯了,估计没找对地方,扎到骨头上了。看着这么多银针扎在自己
心爱的脚上,我和王英不知道有多心痛,丽丽赶紧慢慢旋转着银针一根一根的拔
了出来,幸好,这匕首还有恢复肉体的功能,先不用着急接回去,要不,王英肯
定会痛的,先忍一晚吧,明天再装回去,又是虚惊一场啊。丽丽刚才还透露,下
午在学校的时候,同学看到姐姐的脚这么逼真,还想要做解剖呢,幸亏我阻止了,
我怕把姐姐的东西弄坏了,没想到是姐姐的真脚,吓死我了,如果答应了,就完

  蛋了……

  第十二章还好是虚惊一场,吃过晚饭丽丽就在家里住了下来,本来她就是放
假期间时间很灵活。现在有了这个宝贝更是赖着不想走了。晚上我有个聚会,公
司的同事叫去酒吧聚一聚,好久都没见了,平时大家都是出差在外的。可是王英
现在很有意见,「你怎么了?想出去鬼混啊?」「怎么会,公司的同事聚会而已。」

  「就是你的那些同事我才不放心,你都被他们带坏了。」「哪有的事啊?你
就不要多心了,我不会很晚回来的,宝贝你放心啦!」「我能放心吗,你那些同
事都是些坏蛋。要我放心也行,把你的小兄弟留下,我就不管你。」「啊……!」

  不是这么狠吧,现在有了这个东西到底是好还是坏啊?「不要吧,我们去喝
酒,要是想去吁吁怎么办啊,而且要是被人发现了,你老公我就完蛋了。」王英
想了想最后还是没留下我什么东西,只是威胁了一下要是回来晚了,一星期别想
碰她。

  女人就是麻烦,不过证明她很爱我,呵呵。

  「姐夫走了?」「恩,他的同事都从外地回来了,要去聚一下。」丽丽刚洗
完澡,过来爬在姐姐身上撒娇了。「姐姐你也该去洗澡了吧?」「恩,知道我还
没洗澡就爬上来撒娇,想要什么说吧?」「这就被你看穿了啊,真没意思」丽丽
不但没起来反而在王英身上摇得更厉害了,「我就知道你留下来是为了那把匕首。

  不过它真的很神奇「王英拿出匕首交给了丽丽」我先去洗澡,你自己研究吧,
等会出来我们一起玩,反正你姐夫今天要很晚才会回来。「说完王英也不管丽丽
了,今天又是一场虚惊,需要好好泡个澡放松一下。看着姐姐去洗澡了,手里拿
着匕首,丽丽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用。想着今天姐姐切下自己的手,当时还真恐
怖啊。

  自己的小手就那么被切下来,完全没有感觉了,就象不是自己的一样,那现
在还是切手?不要了,还是切脚吧,反正姐姐也切过,今天还被我扎了好多针,
呵呵。

  于是丽丽那起拿起匕首对着自己的脚就切了下去。丽丽切的比较高大概是脚
踝以上十厘米的距离,她看着自己的三分之一的小腿连着脚丫真的有种不能相信
感觉,但是事实就在眼前,不容她不信。看看断面没有血流出来,断口处非常平
整,粉红色的肌肉,白色的骨头,黑红色的骨髓,金黄的脂肪和白皙的皮肤,一
切都那么鲜艳。到底是学医还是外科注意的地方就是不一样,丽丽还拿出针来完
成今天未完成的功课,现在就算扎错都不会疼了。

  练习了好一会,连王英都洗澡出来了,看到丽丽拿着针扎自己的断脚丫就是
一阵好笑,自己这个妹妹就是醉心医学,她要做的事她就是那么的认真,连我出
来了都没注意,王英走到丽丽身边坐下,「丽丽……丽丽」「啊~ !姐你吓死我
了,扎错了吧,肯定很痛的,我可怜的小脚丫啊!」王英认不住笑出声来,「你
就那么入迷,不要哪天把自己的小脚丫也解剖了吧,到时看你用什么。」「不会
的啦,我有最新的手术刀哦,可以还原的啦不怕,呵呵。」王英想想也是,也就
没再说什么,而后又把最近和我使用这把匕首的经验都告诉了丽丽。「姐,你说
的都是真的,姐夫真的把你切的一块一块的洗澡?」「嗯,我骗你干什么,不过
这把刀还有什么效果全要靠你自己去发现了。」看着丽丽开始拔针王英有点奇怪
「今天练完了,你不是学西医的吗?怎么跑去学针灸了。」「姐姐,你不知道针
灸很神奇,可以给我在外科手术时提供很大的帮助,等我两样都学好了,我敢说
世界上就没人比我厉害了。」没看出来这个妹妹还有这么大的野心,正在王英感
慨的时候,丽丽把脚接了回去一下扑到王英身上,「姐姐你的身体都让姐夫那样
玩了,是不是也给我用用啊。」「不行,那不是一样的。」「有什么不一样嘛,
反正都能还原的。」「不……哎 ~!我是说感觉不一样,很怪的。」「没什么啦,
给我用一下嘛。」丽丽又开始撒娇了。王英实在没磨的没办法,想了想说「好吧,
不过你的身体也要借我用一用。」丽丽想也没想就答应了,「那现在姐姐你的身
体是我的了。」「好吧,先说好,明天你姐夫不在家,你要当我的模特让我画画。」

  「是是,又不是没当过。那姐姐,现在你要不要看我怎么使用你的身体呢?」

  听了丽丽的话,王英又有点不放心了,「你想怎么弄啊?」「我今天主要是
想看看女性的生殖器,上次那课我不好意思仔细看,没看清。」「我是说你打算
怎么弄我的身体。」「当然是剖开肚子,取出子宫,切下阴道观察啊!」「什么,
不行。」

  「你都答应了的,不能反悔。」「可是那么羞人,谁想到你要弄那种地方啊。」

  「没事的,又没人知道,我的身子明天还不是随你摆弄,我先切下你的头,
你去看电视就行了嘛,我弄好了在把你装回来,好不好嘛。」王英最后还是敌不
过丽丽的撒娇,现在她只剩下一颗头颅在沙发上看韩剧。

  看着姐姐无头的身体,丽丽一阵激动,小时候她就很喜欢姐姐,尤其是姐姐
比她先发育,更是让她羡慕的不行,虽然现在她自己的身体比姐姐还要出色了,
但是童年的印象依旧影响着她,还好丽丽不是同性恋,不然王英的身体就要遭受
蹂躏,不过现在好象也差不到那去,丽丽很容易就脱下了王英身上的睡袍,拿着
匕首对着赤身裸体的腹部切了下去,她不是要截断身体,而是把身体剖开,此刻
她是一点也不怜惜姐姐的身体,那些白嫩的皮肤在匕首面前纷纷裂开,把王英的
肚皮拉开后,里面的器官顿时清晰可见,并不象完全切开后有一层膜,就和平时
解剖尸体一样,不过现在的这个是活,里面的器官都还是工作。

  肠子好麻烦啊,先拿出来好了,于是丽丽冲进浴室拿了个大盆回来,看看先
前切开的口子不够大,干脆一刀划到了阴户上方,王英的整个肚子都被打开,丽
丽把姐姐的粘呼呼的肠子一股脑地搬到外面的盆里,终于又看到子宫了,上次不
好意思看,老师也是一带而过,今天终于满足了,切下来先。咦,这是什么啊,
姐姐的下身还有反应?丽丽看到王英的阴道口还有爱液流出,姐姐好色啊,丽丽
准备切下王英的阴道拿给她看的,正准备下刀就想到上次无意中听到男生的谈话,
于是丽丽将匕首伸向王英的腿根处,沿着阴部与大腿的连接处切入,上边至阴丘,
下至会阴,里至阴道,旋转一圈将王英的阴部割了下来,现在王英的肚子是真正
的是空空如也了。丽丽也不管王英的身体了,拿起王英的性器官和子宫就冲到客
厅给姐姐看了。看到自己的阴户被妹妹这样拿在手上,王英实在是受刺激不小,
好在这几天也算是见过世面了,才没有像第一次那样晕倒。反而还有些兴奋,听
着丽丽一直不停的说着她的专业知识,王英也没心思听,好好自己摸摸啊,能这
样的人真的是没有了啊。「丽丽,快让姐姐也摸一摸。」王英真的有点迫不及待
了。一连说了好几遍丽丽才反应过来,知道去卧室取王英的手来。到了卧室丽丽
也是一阵苦恼,姐姐的肚子都空了,只要一拿起来里面的器官肯定都会掉出来的,
没办法丽丽只好在王英的胸部以上,锁骨的位置把王英的身体分开,拿了过去。

  给王英装好后,王英拿起刚才放在边上的阴户把玩起来,「早知道就真的把
老公的小弟弟留下了。」王英自言自语到「姐姐,你真的好色啊,也只你会这样
想了。」

  「哼,小丫头,你是还没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到时候有人收拾你。」「那
我先收拾你好了。」丽丽一把抢过王英的那连着阴道的阴户,拿着匕首把阴道割
了下来,接着就剖开了阴道。「姐姐,你这里的肉好嫩啊,看。」王英看了那段
布满褶皱的阴道一眼,立刻羞红了脸不去看,可过了一会又忍不住再转过来看,
那段自己作为女人骄傲的部分现在躺在妹妹手里,心里不由得一阵兴奋。可又是
娇羞不已,拿着自己的子宫揉捏个不停。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妹妹正在抹平自己
的褶皱,不过她手一送开就又恢复成褶皱的样子,王英很是羞的不行,真想找个
地洞钻进去。好不容易抢了过来,不过也就是丽丽逗她玩,不然她现在根本不能
移动,那里能抢到。又玩了一会,王英叫丽丽去把她拼好,时间不早了,要是你
姐夫回来看见了不好,丽丽也是识大体的人,听了就拿起『零件』准备回屋去组
装了,不过当她拿去子宫的时候,坏坏的笑着问王英「姐姐,你刚才对你的子宫
干了什么啊,老实交代啊?」「我没干什么啊?怎么了,你别吓我啊?」「真的
没有吗?」

  「没有,我骗你干什么,就是拿在手上捏了几下。」「哦,我明白了,姐姐
你还真是敏感啊,哈哈哈哈,你自己看吧。」王英接过自己的子宫就知道不对了,
子宫口象没拧紧的水龙头一样,不停的漏出爱液。今天的王英真是羞够本了,脸
红的个关公一样了。也不说话,把子宫递给了丽丽。丽丽也不想在逗姐姐了,回
屋很快把王英的身体拼好。而王英还处在极度害羞之中,也不和丽丽说什么。直
接回自己房间去了。而这一晚我很晚才回来,王英什么都没说,也没理我。我也
是喝了很多酒,随便洗了个澡就睡觉了。一夜无语第十三章第二天,王英靠着从
丽丽学校借来的医疗人体模型给学生们上课,反正也要讲肌肉解剖,有医疗模型
更好。不过看学生们画,自己也有些手痒,想自己来画一张,正好丽丽说了今天
她的身体自己可以随便用,只要等他下午回来就行了。终于丽丽回来,王英忍不
住马上就要拉她开始,不过在丽丽的劝说下,还是正常的先吃饭在工作。终于让
王英盼望以久的游戏开始了。一直以来,王英都是作为被实验者,现在终于也到
她玩弄一回别人了。不过她也是最温柔的了,王英让丽丽脱了衣服坐在画室的椅
子上,然后切下了丽丽的人头,今天该丽丽看电视了,王英把丽丽放在沙发上,
转身就跑去画她的画了,如果是放在平时她一定会注意到丽丽的嘴一张一张的,
可是今天她太兴奋了,而她下刀的地方也高了一些,丽丽无法说话。丽丽只能看
着姐姐的背影郁闷的想到,也不换个台,新闻有什么好看的啊。

  画了好久,丽丽没有身体不知道饿,而王英也太入神了。今天的兴奋让她画
的不是那么顺畅,她的进度很慢连晚饭都是在画室吃的,她根本就忘记自己面对
的是妹妹的身体,就这样,她怎么也找不到灵感把画画完,郁闷的早早去休息了。

  可怜的丽丽最后只听到开门关门再关灯的声音就什么动静都没有了。她实在
是无语了,姐姐竟然把她忘了。下次说什么都不能在让她玩了,只能期待姐夫了。

  终于姐夫也回来了,可是我让丽丽更郁闷了,我把衣服往沙发上一扔,正好
把她给盖住了,今天她注定在沙发上过夜了。

  我去洗了个澡,进卧室看到王英已经睡熟了,这么早就睡了,早知道晚点回
来了,我还没和他们去快活啊,回来就这待遇。一肚子邪火不知道往那发,郁闷
之下,我走进画室点了只烟,这是我在家的吸烟区。别的地方要是让王英看到烟
灰那是要吃人的。那布遮住是什么啊?找到新的模型了?我来看看新模型怎么样,
把布拉开一看,差点吓死我,这是一个真的身体,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什么意思
啊,放个身体在这,王英在床上啊。这是谁的,难道是丽丽,我觉得我的心都要
跳出来了。我捏了捏丽丽的乳房,忍不住两只手都伸了上去,我疯狂的亵渎丽丽
的身体,反正她本人不知道,越玩火越大,我已经推倒了丽丽的身体准备提枪奋
战了,可是一个惊奇的发现让我萎了下来,丽丽还是处女。都这么大了还是处女,
平时看她挺开放的啊。怎么办怎么办,看着肉不能吃真是难受啊。突然我想起了
一个好东西,我冲回卧室(其实我动作很轻),我翻出那把匕首,保险期间,我
不敢移动王英的人头只是切开了王英的脖子,放了张纸隔着,不让她复原。其实
这样也能玩的啊,刚才怎么没想到呢?不过现在画室里的那具裸体更吸引我。我
又回到了画室拿起匕首几刀就把丽丽从阴唇到处女膜的那一段给挖了出来,亲了
一下放在一边,我使劲插了进去,好爽,不愧是处女。接着更爽的事情出现了,
由于丽丽的阴道短了一截,我直接插到她的子宫里了,只夹的我一哆嗦,差点就
飞了,要是这样都交货了,那我不是亏了啊,难得的处女,我使劲忍住,可是那
吸毒上瘾一般的快感,让我一次一次的深插进去,终于新的快感,上小姨子的兴
奋让我还是没忍住射了出来。我檫了下头上的汗,好久没这么爽了。赶快把丽丽
的身体拼好,刚刚直接射到子宫里面不会有什么事吧?赶紧补救一下,我一下剖
开丽丽的肚子找到她的子宫连着阴道都切了下来,拿到卫生间里外洗了个同透。

  我都觉得我和那法医洗尸间的工人差不多了,最近老是洗这种东西。不敢多
玩,马上给丽丽装了回去。把肢势摆好,在遮上台布看看没什么遗漏了。我飘飘
然的回到了卧室。我没有马上把隔着王英脖子的纸抽出来,插子宫原来这么爽,
丽丽的我不敢多玩怕出事,不过王英的就没问题了,我趁着王英的身体现在没有
知觉一刀剖开她的肚子,果然什么事都是一生二熟,在差不多的位置我找到了王
英的子宫,连着一截阴道切了下来,本来想把整个阴道都切了的,不过想藏着多
玩几天,怕王英发现就给她多留点吧。干完所有事,我只觉得一身舒爽,把王英
的子宫收好就睡下了。

  而丽丽今夜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今天已经够郁闷了,先是姐姐把自己忘了,
而后又是姐夫回来二话没说就扑灭了自己最后的希望。更恐怖的就是姐夫回来后
发出的声响,姐姐最讨厌有人吵她睡觉的,那姐夫是在和谁做?难道是我那……

  …

  丽丽不想在想下去了,但是声音一直传来让她万分的恐慌,不过在恐慌中丽

  丽还有着一丝兴奋……

  还好王英还有点人性,后半夜也不知道几点了,突然从床上跳起来,跑去把
丽丽拼了起来。慌乱中,她也没注意有人动过丽丽的身体不然以她的观察力一定
会发现很多破绽。而累了前半夜的我自然是睡的正爽,所以王英的动静虽然不小,
也没把我吵醒。丽丽暂时也没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对劲,王英也不停的旁边道歉,
丽丽现在也没心情和王英在计较1什么了,只是问王英要了匕首说是刚才睡多了,
现在想研究一下。王英自己理亏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乖乖的把笔受给了丽丽。丽丽
把王英打发睡觉去了。就立刻冲进了卫生间,她要好好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

  反正也是裸体,丽丽直接坐进浴缸里,想都不想一刀下去就把自己从肚脐处
切成两截。被分开后她立刻就想把自己的下身搬起来好好看看,可是力气本来就
小的丽丽现在又变成两截,想提起自己的下半身难度实在太大,不过聪明的她马
上就再次出刀,在大腿根处把自己的两条长腿给切掉了,只剩一个臀部就难不到
丽丽了,她把阴户对着自己掰开检查了起来。处女膜还在,姐夫没有强奸我?疑
问在心中升起,也让丽丽不禁有点失落,难道自己都没有吸引力的吗?其实丽丽
刚才会害怕是因为她不知道别人在对自己的身体做什么。虽然那个人是姐夫,丽
丽一直都很喜欢或者说是暗恋着的姐夫,但还是让丽丽感到害怕。当年姐夫和姐
姐恋爱的时候她就喜欢上姐夫了,不过那时自己还小,而且那是姐姐喜欢的人,
她选择了沉默,她谁都没说,可是从那时到现在她都没有忘记过姐夫,她还有一
点期望,所以她读大学选了姐夫所在的城市,没事也老往这跑。那姐夫刚才都做
了什么?他什么都没做,不可能啊,他最后发出的那声音绝对是……想到这丽丽
只觉得脸上好烧。

  突然又想到点什么丽丽不死心的把自己的整个性器都挖了出来,然后竖着一
刀切开她要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问题,幸运的她发现了问题,那就是水,绝对不
是自己的体液,是水,这点丽丽还是能分清的。难到姐夫最后在卫生间里开水冲
的是自己的子宫。找到真相的丽丽也顾不得害羞了,恨恨的想到,好个姐夫啊,
你到是聪明知道绕着圈玩,看我不好好的捉弄你,转念又想到,姐夫终于还是没
能敌我的魅力,以后有你好受的了,呵呵呵呵。

  第十四章第二天,王英总算是想起了丽丽,小心的陪着不是,答应了各种要
求后终于过关了,而匕首被丽丽拿去玩了。这几天一直没事,不过那么神奇的东
西谁不想多玩玩,于是我又多了个任务,去请丽丽来吃饭,要东西的事也交给我
了,郁闷,当姐姐不说,要我一个大男人去,什么道理啊!没办法老婆最大,还
是去吧!好不容易磨到下班,我早早就告诉丽丽说我今天要去接她到家里吃饭,
理由当然是她姐姐想她了啊,难道我还要告诉她我也想她了,那天犯下的事也是
我不想来的原因,不过都过去这么多天了,她也没什么反应,应该没事了吧,所
以我又开始回味当时那种禁忌的快感。罪过,罪过,不能在来,有那么一次我已
经很满足了,其实要不要酒喝了不少,我也没那么大的胆啊,事后如此的从容,
机智,想想我都有点佩服自己了。

  到了丽丽的学校等了一会,怎么还不出来啊,难道忘记了。打个电话也没人
接,要急死人啊。干脆进去看看,她的宿舍我还知道,当时还是我帮她把东西送
上楼的,穿过这片小树林就没多远了,学校大了真是麻烦啊。突然我好象听到点
什么声音,好象是女生的声音,我顺着声音走了过去,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是
丽丽,难道出事了,我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过去。正好看到几个小流氓在脱丽丽
的衣服,丽丽被他们逼到树边,不停的挣扎着。「禽兽,都给我住手」我忍不住
吼了出来,冲上去就要和那些人拼命,几个小流氓听到声音也是有点慌张,不过
看到我只有一个人,又不怕了,等着我冲上去。红了眼的我什么都没想,只想要
杀了这些人渣,他们可能没想到我还是干架的高手,在加上我的疯狂,在我付出
一伤的代价后,他们都倒在了地上,丽丽也不管衣服了跑过来抱着我就哭,我拿
哭泣的小女孩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虽然她不也不小了,不过现在的她真的是
楚楚可怜让我一阵怜惜。「回家吧,没事了!」我说,「嗯」丽丽终于在我的安
慰下有了回应。她抬头看着我,那梨花带雨的小脸让一阵我迷醉,以前还不是特
别来电,可是在和她有了那件事之后,让我对她的抵抗力直接降成负数,哎,又
想歪了,罪过罪过。就在我们都没注意的时候,地上的一个小流氓掏出了小刀对
着我冲了过来,在丽丽的惊呼声中,我迅速的转过身去可是还是晚了一步,我只
能用手当住他的刀,一阵巨痛,我咬牙一脚把他揣飞。我都快痛晕过去了,突然
想到用匕首分开的肢体会自动恢复,于是我对地上的家伙吼到「你们给我小心了,
要是在让我看到你们,我活剖了你们,滚。」几个小流氓可能是被我的凶悍吓到
了勉强爬起来都跑了,看着他们走远了。「丽丽,快拿匕首把我这只胳膊切下来,
他会自己好的,痛死我了。」不说还好,丽丽又开是哭泣了,不过看的出来她在
尽力的忍住,跑刚才丢到一边的背包处,翻出匕首拿过来,看着她颤抖的把匕首
伸过来,「你快点啊,我快痛死了。」不出声还好,把丽丽吓了一跳,她一下就
切到了伤口上,我郁闷到死,正准备拿过匕首来自己切,这时一阵强光闪耀,光
很强,但是神奇的一点也不刺眼,我看到卡在我伤口处的匕首化作一道金光钻进
了我的伤口里。怎么会这样,当光线消失之后,我竟然神奇的全好,除了被弄坏
的衣服和上面的血迹还能证明我刚才打了一架外,我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了?我知
道这不是弄明白的时候,于是拉着丽丽赶快回家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王英听到开门声忍不住问了出来。可是等她看到
我的时候还是不禁叫出声来,她跑过来拉着我检查了又检查,见我真的没有伤才
松了口气,语气又凶了起来「你是怎么搞的都这么大个人,说,是怎么回事。」

  「姐姐,姐夫都是为了救我才弄成这样的。」丽丽刚说了一句就又哭了起来,
女人果然都是水作的。最后还是我把事情都说了一遍,王英听了也是吓了一跳,
妹妹差点就被玷污了,幸好现在没事了,不然她都不知道怎么和父母交代了。

  「那匕首呢?被你吸收了?」王英放下心来第一个想起的就是那神奇的匕首。

  「嗯,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那匕首一碰到我的血液就钻进去了。」「就
是,我也看见了,当时还发出了一阵强光,幸好周围没人,不然被人看见就麻烦
了。」

  丽丽终于是不哭了,王英一看也不好在说什么了,一家人晚上都没说什么,
大家都需要好好的消化一下,今天的发生的事情,于是就各回各房休息去了,王
英还是放不下匕首的事情,她怎么也睡不着拉着我问这问那,我还在想她的子宫
的事怎么办呢?有点不高兴的说「不要闹了,我也在烦着呢,今天的怪事够多,
你让我静一静好不好。」真希望这时匕首还在,只要切下她的头,就不用听她唠
叨个没完了。我刚想着,王英那边就没声音了,难道老天爷听到了我的愿望让她
闭嘴了?

  我转身一看,吓死我了,王英的人头竟然离开了她的脖子掉到了枕头边上,
她的脸朝下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突然间我抓住了一丝灵感,难道是我刚才的
想法产生的结果?于是我也没管王英马上试验一下,想着剖开面前这具身体的肚
子,果然王英的肚子上裂开了一道口子,一直裂到阴户上方,还真是心想事成啊,
我怎么想,王英的身体就怎么样。兴奋的我跳下床去拿出王英的子宫,马上给她
装了回去,然后我想着还原王英的身体,果然她的身体一瞬间就恢复了原样。我
把她的头接了回去,抱着她就是一阵乱亲,「哈哈,老婆,宝贝没丢,宝贝没丢。」

  面队我的疯狂王英一时间也是没反应过来,最近的事让她对这些不可思议的
事情有了很强的抵抗力。就象刚才她的头掉了她也不是很惊奇,「老公,你刚才
怎么切下我的头啊?宝贝在哪呢?」王英好奇的问到。「就是我啊,宝贝在我身
体里,和我融为一体了,只要我想一下,就会作用出来。」王英也不问我刚才怎
么没管她而是惊喜的喊了声「真的。」「当然,我还能骗你不成,要不要试试看,
我们都好久没玩游戏了。」一夜无话,我和王英玩的是不亦乐乎,我们都没注意
到门外还有一个不安分的人儿。

  第二天我被丽丽拉着陪她去学校,她说她怕那几个流氓在找她非要我送她去。

  没办法,谁叫家里就我一个男人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