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伦文学  »  [爸爸你是我的全部]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




作者:qlcyh
2010/05/16发表於性吧

  我十岁那年,妈妈抛弃了蹬人力车的父亲和我,沓无踪影,尽管我当时才上
三年级,但已经懂了些大人的事,看见爸爸每天心事重重,日见憔悴的样子,我
心里难过极了,恨妈妈为什么这么心狠,爸爸在我心目中是座山,是世界上最疼
我爱我的人,从这点来说,我和爸爸的心情是一样的,从那时起,我不再在爸爸
面前撒娇,不再要零花钱,还和邻居阿姨学着缝补衣服和做饭,每当爸爸回来能
吃上一顿他女儿准备的饭菜时,久违的笑容重新回来的时候,我开心极了,我对
爸爸说,爸,你放心吧,没有妈妈我们一样能生活的幸福,说的爸爸眼圈里含着
泪花。

  我在学校学习成绩很好,这点从不让爸爸操心,放学后,我还学着做手工活
赚些零钱,给家里补贴,这样我就认识了一些阿姨姐姐,和她们做手工活的时候,
常听她们说些荤话,我听半懂不懂的,但隐约也有为爸爸的一点担心,因为男人
总是需要女人的。我有一个好姐妹,我管她叫兰姐,比我大两岁,有些难以启齿
的话我就问她,她好像很懂的样子,告诉我很多,她当时已经来例假了,我不懂,
她就告诉,我们做手工活一天只能挣到几元钱,有一天她突然神秘地对我说,你
想不想几分钟就挣十元钱,我说当然想了,不过哪有这么容易的事,再说我能行
吗,她有些诡秘地说,肯定行,都不用学。约好了第二天周末她带我去挣钱。这
一夜我总是睡不踏实,不知道兰姐说的活是什么,她诡秘的样子让我心里也有所
不安。

  果然,第二天她来了,说跟我走吧,我说去哪,她说到了你就知道了,我就
随她去了,左拐右拐,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有趟平房,原来是个录相厅,她帮我
买了门票进去了,刚进去什么也看不见,只感到厅里烟味呛人,我下意识地抓紧
了兰姐的手,生怕自己丢了,兰姐说别怕,放心吧,就拉着我走到后边,找了两
个座位坐下,厅里的荧幕上正播放枪战片,过了一会儿,我眼睛适应了,看清了
这里是能容纳几十个人的录相厅,不过稀拉拉的只分散地坐着十几个人,都是男
的,偶尔有几个妇女走动,我一看,原来也是我们做手工活的同伴,我问兰姐到
底干什么,兰姐告诉我,一会儿你看我做就知道了,很容易,正在我们说话时,
突然荧屏出现了别的录相,是一幕幕不堪入目的男女交合的录相,我当时害怕极
了,心跳的要蹦出来了,对兰姐说,我们走吧,我爸知道了会打死我的,兰姐说,
你爸不会知道,我不是让你做那种事,你看你爸每天累的挣那么点钱,你就不会
替他分担些吗,一句话切中我的要害,随着出租车的增多,父亲的活越来越差,
时而很晚回家,有时还喝闷酒。好奇心让我不能自控地看荧屏上的录相,看到男
女近乎疯狂的样子,我突然在惊恐中有了一丝难以说清的感觉。突然兰兰拉了我
一下,说跟我走,我木然地跟着她走,只见她来到角落一个男人面前,轻声说,
大哥,打波吗?那人没有回答,只是仔细地看了我们俩,就用手势往旁一指,意
思我们在他身边空座坐下,兰兰马上坐下了,只见她犯贱般地把手摸向男人的那
里,我当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兰姐用肘碰了我一下,意
识让我看,只见那男人松开裤子,掏出了鸡巴,已经很硬了,大概是看录相刺激
的,兰姐马上用手抓住他的鸡巴上下套弄着,就像刚才荧屏上的一样,那男人不
停地摸兰姐,嘴里还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只几分钟不到,见他腰一挺,鸡巴射出
了白桨般的粘液,兰姐手放慢了,随着男人的平静,她熟练地拿出一方巾纸,简
单擦下,男人提上裤子,给了兰姐十元钱。兰姐带我回到了原位,我这才知道,
这里是一些民工和低薪收入的人常来的场合,找精神刺激,所以一些女工就想到
这点,反正不做那事,帮男人打飞机(也叫打波),一次十元,两厢情愿。我当
时很犹豫,兰姐说,那么多人在做,你难道不能做吗,又不卖身,谁也不知道,
你最小,他们应该喜欢,你的收入一定很好,就算警察也不会抓我们小孩的,说
着把刚才挣的十元钱硬塞到我手里。看着这么容易来的钱,我动心了,她先带着
我找到一个中年人的身边,让我坐下,她在旁指导,我颤抖的手第一次抓住火热
的男人阳具,反正我很机械地做着,那男人在我身上乱摸,我当时闭着眼睛,想
着快点结束吧,也许是我的年龄让他感到莫大的刺激,只几下,她就射了,不过
都淌下来了,弄了我一手,兰姐连忙用纸巾擦净了,我收了钱,兰姐说,容易吧,
从现在起你就自己独立干了,我在角落边上攥着那二十元钱,那是我做手工十天
才能挣到的,现在只用两分钟,反正已经做了,还有人陪着我,干吧,为了爸爸
我什么都不在乎了。

  看录相的男人可能大都是为这事来的,一般做完一个,就会走一个,这样不
断有人循环进来,他们也有选择,喜欢新面孔,所以当天我的生意很好,挣了1
60元,这可是对我来说不小的数目,我粗略一算,这样下去,一个月能挣到近
五千元了。这可是我们家近一年的收入呀。当天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想着发
财的喜悦,也突然懂了男女之间的事,突然想到了爸爸,爸爸需要女人怎么办,
想着录相上男人对女人的那种渴望甚至疯狂我突然感觉到爸爸是多么的不易呀,
为了我为了家他连男人的起码要求都无法得到,我突然心里有种内疚感。

  从那以后,我白天上学,放学除了给父亲做好饭菜,就和兰姐去挣外快,我
挣外快时有个原则,就是不许男人直接摸我的私处,只能在外摸,也许是受了刺
激,乳房开始过早地发育了,我不知道一天要承受多少男人的抓摸和亲吻,慢慢
开始习以为常了,我用挣的钱学会了打扮自己,但上学时我会恢复以往的样子,
我更不知道我的手一天要洗多少次,有多少男人的精液粘在我的手上,那种呛鼻
的骚腥味让我常常做呕,想想世界真荒唐,制造出了男女两种人,两种吻合的性
器官,不过恰恰这样给了我一个挣钱的机会。有一件事突然改变了我的看法,也
让我决定把我的身体献给父亲,我要把女人的一切都献给父亲。

  那次我刚给几个人打完波,一个中年男子在角落招手,我过去了他让我打,
我见他已经早早腿下裤子,已经在录相刺激下的鸡巴直挺挺的立着,足有我小臂
那样粗长,我两手攥着上下套弄,好半天他也没射,他突然把我横抱在他怀里,
撩起我的衣服就吸吮我的乳苞,我刚想喊,他的臭嘴一下堵在我嘴上不松开,我
挣扎着踢打着,浑身的力量都用完了,他腾出只手来,一下子把我的裤子腿了下
来,这借着他松开嘴的机会喘了一口气,这时突然旁边过来一个男子,可能是他
同伴,一下抓劳我的肩膀,让我无法动弹,我听他同伴叫他发哥,只见发哥转过
身来,把我的又腿折过去抵到我胸前,这样我的私处就完全暴露在他面前,只能
由他任意摆布,我想喊兰姐和同伴帮忙,但他的同伙捂住了我们嘴,只见发哥用
他那长满胡茬的嘴贪婪地舔食着我的处女私处,嘴里还说,小嫩逼真好吃,我被
她胡茬的刮擦下不时抽搐着,这好像更激起了他雄性的欲望,只见他挺起身来,
手攥着粗大的鸡巴在我的小嫩逼上乱捅乱蹭,我当时害怕极了,身体不屈服地扭
动着,突然他同伴说,发哥,她还不到十四岁,(后来我才知道和十四岁以下的
女人性交是强奸罪),发哥楞了一下,就突然抓紧我的双腿,把粗大的鸡巴夹在
我的腿缝间,使劲来回蹭着,嘴里发出吼吼的声音,另只手野蛮地抓着我刚发育
的酥胸,弄的我好痛,随着他身子一挺,我觉得肚子上刺过来一条条热浪,知道
是他射精了,我不知道他有多久没做了,真射到我的脸上,羞辱使的泪水不停的
流出,他们把我扔在座上,扔下一张钱就赶紧走了。我在座上就这么赤身了好久,
才回过神来,收拾完了拾起钱,是张一百元的钞票,我的处女身几乎被这一百元
葬送了。我出去洗了澡,换了衣服才回的家,做好了饭,爸爸还没回来,我一直
在等,这时真想爸爸呀,快到晚上,爸爸回来了,我一下扑到爸爸怀里哭了起来,
说爸你怎么才回来,我担心你,爸爸哄着我说,好丫头,爸爸今天拉个远客,我
哭着说,爸你不别干了,以后女儿来养你,女人不能给你的女儿都给你,爸爸有
些异样的看着我,说你没事吧,我说没事,我们就吃饭,那天晚上,我一直倚偎
在爸爸怀里睡的,我已经十二岁了,有了成熟女人的雏形,也许爸爸好久没有过
女人了,自然的反应让他的阳具无意识地勃起,抵在我的腹上,我一点也不想拒
绝,我真希望爸爸把我当成是他的女人,我会毫不保留地为他献上一切,因为他
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爱着的男人,是我的生命,是我的全部。

  早上起来的时候,爸爸已经出工了,桌上放着他为我准备的早点,我的眼泪
又止不住地掉下来,第一次感觉那么孤单那么无助,那么地离不开爸爸,我打开
1 电视,无意中知道今天是父亲节,爸爸也有节日,我一下子兴奋起来,我立刻上
了街,给爸爸买了礼物,是从里到外的一套新衣服,我刻意打扮了自己,放开平
时的发辫,到发廊做了披肩波浪发,穿上紧身性感的连衣裙,化了淡妆,快到傍
晚,做了顿丰盛的饭菜,我还烧了热水,买了个大型的浴盆,想着爸爸回来看到
这一切的喜悦,我心里似乎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爸爸终于回来了,一进门,他好像不认识我了似的,呆呆地看着我,眼神里
流露出惊讶、欣赏甚至一丝原始的欲望,我不知道怎么了,一下羞红了脸,跑上
去搂着他的脖子,说爸爸,你知道吗,今天是你的节日,说着我给爸爸拿出了礼
物,爸爸惊呆了,也许他从没有过这样的上好衣服,我忙说,爸,是我做手工攒
的钱,爸爸眼神里流露出感激和复杂,我怕他想的太多,就说爸快吃饭,这顿饭
我们吃的很开心,我还给爸买了酒,我们父女像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一样,吃完了
我让爸洗澡,他看见我为他放满水的浴盆,笑着说,一看见浴盆就想起给你小时
洗澡了,你那时淘的很,总往我身上泼水,我脸一红,嗔到说,爸,你快点吧,
不一会儿凉了。爸爸似乎很愿意享受女儿的这份孝心,一解平常劳累的样子,我
听见他进去洗澡,忙收拾桌子屋子,让他多泡一会,解解乏,其实我的心在不停
在跳,可能他太舒服了,也许喝了酒的缘帮,我在门外听到他打起了鼾声,我把
家门锁好,挡上窗帘,除去衣裙,坚决地进了浴室,看到爸爸在浴盆里半躺着,
头上枕着我给他买的气枕,有力的双臂分开搭在盆缘上,我轻轻走过去,看到爸
爸宽厚的胸膛,一股男人的强烈气息感染着我,我轻轻地把手放在爸爸头上,给
他按着,爱怜地也是深情地看着他带微笑熟睡的脸庞,觉得世界没有一个人比他
更帅更好,这时爸突然醒来,看到我,很吃惊地说,怎么了丫头,我说爸你太累
了,我来伺候你,他急着说这不合适,当她回头时,看到我只穿着内衣内裤,勾
勒出少女迷人的青春胴体时,一付欲言止的样子,让我觉得他突然像个孩子,我
俯身搂住他的脖,双手在温暖的手中抚摸着他的胸,细声说,爸,小时候我泼你
水,现在女儿来还你了,爸爸可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从容地当着她的面除掉了
内裤和胸衣,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已经发育的女儿的胴体,洁白,有种关不住的青
春,是谁也抵抗不了的,我迈进了浴盆,拿起毛巾给父亲搓洗,两股坐在父亲结
实的大腿上,两只嫩乳时隐时现,我搂着父亲,他略带粗糙的胸摩挲着我一对娇
嫩的乳苞,我突然觉得我对父亲的报答太晚了,太少了,我双眼看着父亲,怯怯
地说,爸,你是我的全部,女儿永远也离不开你,女儿长大了,女人能给你的,
女儿都给你,女人不能给你的,女儿也给你,说着我埋在他怀里哭出声来,爸爸
犹豫了一下,才突然抱着我,吻着我,我闭着,不敢看他抽啜的样子,只是尽情
地接受我早已想要的这份爱,他支起腿,我整个身体紧紧贴着他,就想这么样贴
一辈子,这是我的安全港,是我永远的安全港。

  爸爸把我抱到床上,看来他已经超越这种世俗的伦理观念,我们不但是女儿
和父亲,也是情人恋人夫妻和朋友,他把我搂在怀里,我感觉到象小时候他抱我
一样,那种幸福是什么也换不来的,我享受着他紧张和笨拙的吻,我的舌头在他
嘴里像小鱼一样滑来滑去,奇怪的是我一点也不紧张不害羞,眼睛始终看着她,
心里那份满足那份爱意让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爸爸有力地吻我摸我,
我极力配合着,浑身像是有信号似的不断地传给我传给他,我们那么默契,那么
同步,我强烈地感到他已经苏醒的阳具不时刮碰着我的腿我的臀和腹,我要给他
信心和勇气,我闭上眼睛,分开腿,他轻轻地趴伏在我身上,怕伤了我一样,我
用力搂着他的腰,感觉到他的火热的龟头抵在我的阴部,像一条蛇一样急切地找
到它的洞穴,我一手握着爸爸的阳具,引到我的阴道口边,他试着往里顶,我因
疼痛皱了下眉,他心痛地要下来,我抱着他,给他更大的鼓励,他俯下身,开始
舔食我的嫩逼,热热的,一浪一浪的,我不能自控地呻吟起来,欲欲成仙的快感
让我全身都在颤抖,爸爸为了让我适应,想插入一指入穴活动一下,我制止了他,
我的处女膜,一定要让爸爸的阳具来破,因为爸爸创造了我,现在是该他收获和
时节了。

  在我的鼓励下,爸爸已经欲火峰巅了,他一手攥住阳具,对着已经淫液横流
的的嫩穴刺了进去,我强烈地感到一种撑开和野蛮的进入的感觉,不由得叫了一
声,爸爸突然想撤出,我两手搂紧他的腰,咬紧牙关,这样的表情让他不能犹豫,
他屏住呼吸,身体有力地一挺,我一下子脑袋轰的一下,一种胀裂的疼痛从下体
传到了全身的神经,我身体抖了一会,恢复了清醒,怕爸爸爱怜,极力装出很舒
服不痛的样子,不停地抚摸爸爸已经大汗淋漓的后背,娇声说,爸,我是你的女
我,我要,你全给我。

  爸爸在我的鼓励下,慢慢地抽插着,我紧紧闭着眼,机械而又笨拙地配合着
他,他全身绷紧的肌肉不断冲击着我的肉体,给我带来的碰撞让我觉得父爱是那
么的有力,就这样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随着爸爸的抽插我渐渐适应了,暂时
没有了痛感,我缓缓睁开眼,看到的是父亲慈详和有些内疚的眼神,我搂着他的
脖子,亲吻着他,深情地说,爸我爱你,我的一切都是你创造的,现在是你收获
和时候,爸爸紧紧抱着我,恢复了男人的自信和原始的霸气,更加熟练地深一下
浅一下,快一会慢一会地操着我,我就这样深情而又满意还有撒娇般地看着他,
不进抚摸他的全身,他的臀在不断抽插中时紧时绷和他那热辣辣的嘴裹噬着我的
乳苞,我的全身都在兴奋,我真想把全身化成爱注入他的体内,我的娇喘让他的
兴奋达到了极点,随着他的一声低吼和身体的突然停顿和绷紧,我强烈地感到体
内汩汩冲击的热浪,那是他积蓄已久的能量,是这些神奇的液体造就了我,我现
在用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子宫来接受,一点陌生的感觉也没有,似乎它们找到了自
己的家,我的阴道暴发般地痉挛起来,这更加刺激父亲浑身颤抖起来,我们就这
样相拥着颤抖着,好一阵才风平浪息,我爱怜地抚摸他的头,亲吻着他说,爸爸
我爱你,这才是我父亲节送给你的礼物,爸爸说,我也爱你,凤儿。当爸爸下来
时,我清楚地看到他的阳具上沾着我的处女血,我如释重负,好像满足了一生的
心愿一样,爸爸抱起我,为我冲洗,我就这么躺在他温暖而又结实的怀里,那是
我最幸福的一天。

  如今,我也长大成人,亭亭玉立,在一家公司做公关白领,不乏有帅哥男士
追求我,可我一点感觉也没有,甚至想都不都不想,正眼也不看他们一下,我不
知道我失去爸爸自己会怎么样,也许他早已是我生命的全部了,如今,爸爸腿疾
已经不能出工了,我天天照顾他,天天享受父爱,一点累赘感都没有,父亲节又
快到了,我买了一大束康乃馨,我要大声对爸爸说,爸爸我爱你,你是我生命的
全部,我要永远伴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