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文学  »  发财记1--235章
作者:不详 字数:59.2w 发财记 第01章:霉运小子做美梦 咸鱼还有翻身的时候呢,这人呀,霉运到头狗粪运要来,挡都挡不住啊。 本文的主人公同学,就是从两泡热腾腾的狗粪运开始,从自出娘胎起的人生 囧途,华丽丽地一转身,掉进了不是一般惊艳的温柔井、富贵乡里去的。 这位同学名字叫王大宝,从他十五岁起,就一直以夸父追日和愚公移山的精 神,将本来应该用来买烟抽,哄妞来泡的从家里偷来的钱或是自己赚的钱,全部 都买了福利彩票。 他本意当然不是要觉悟性高的来支持祖国的福利事业,他只是很想、非常想 ,无比想,成为一个可以骑在村支书儿子头上拉屎的「富一代」罢了!当然,能 顺便让村支书那个漂亮的小闺女对他另眼相看,那就更强啦! 这两个卑微的梦想,是成全我们的王大宝同学日后走上康庄大道的第一块奠 基石。 当时的他还是一介没有见过世面的农村出来的小微尘,所以连梦想这种虚渺 的玩意儿都不敢可着劲地往大里做。 虽然他的买彩热情是火热的,意志力是持久高挺着的,但是,几乎是八年抗 战,从十五岁买到二十三岁,红花花绿花花的票子没少往外贡献,伟大的福彩事 业愣是咬定牙没有回馈他哪怕一次五块钱。 王大宝的人生确实很囧。 从他下生那天家里就死了一头老母猪起,被爹在襁褓里就骂做孽障,到后来 凡是跟他有关联的人与事几乎就没有不随时倒霉的时候!简直是到了车见了他, 车都要爆胎的可怕境界。 但是,王大宝就象一棵诗人骚客笔下野火烧不尽的小草,对于买彩这一未竞 的事业,一直满怀着极度的虔诚与热忱。 从十八岁出来打工起,他挣的银子大部分还是源源不断的无私奉献给了那些 最终变成一堆废纸的彩票。 那天傍晚,平时没事就爱看武打及yy书的王大宝,看到晚霞简直是残阳 如血。他想,在这样一种气氛的烘托里,英雄们通常都会有一番不一般的作为的 。 于是,他将兜里仅剩的、本来是打算买俩馒头两棵大葱来当晚饭的两块钱, 又一次甩进了工地附近的那家售彩点老板的抽屉里。 那天晚上,王大宝喝了一肚子的自来水,枕着这枚孤单的彩票,躺在建筑工 地简陋的民工宿舍里,做了一个多姿多彩又奇奇怪怪的梦。 不再是象以前那样,总是梦到自己喝水呛到气管,走路被垃圾给绊倒,见了 个女人,自己先紧张的尿了裤子…… 这次,梦中他竟然好象穿上了龙袍,成了耀武扬威的人物,呆在一座香花儿 开、蝴蝶儿舞的大花园里,被一群没穿衣服的女人围着,说笑着,他摸摸这个, 动动那个,玩的真是惬意…… 其中有个女的,长的腚大奶圆的,而且看模样竟然是表叔养着的叫梅花的那 个女人!她一改往日见了工地上的人就鼻孔朝天的架势,竟然钻到王大宝的腿空 里,媚笑着去摸他的那个「王小宝」王大宝长这幺大,因为一直活在大霉没有, 小霉不断的囧途上,所以包括父母在内,谁都不待见他,更别说女人了,所以, 他至今还是一正宗的童子身,没有开过荤。 友友们哪,请收藏推荐鲜花支持一下小花蕊的新书哈,友友的支持是小花蕊 的动力,才会马力十足哦 第02章:第一次中大奖 这个叫梅花的女人已经是一个熟/女了,身材窈窕,胸大臀丰的,平时走 起路来那腰总是一扭一扭的,就象是一条丰腴的水蛇。 平时工友们看着梅花打工地上扭着腰走过,都会盯着她那肥肥的臀偷着咽一 下口水。 在工棚里休息时,大家也会开玩笑说:这个女人哪,腚上天生带了股搔劲, 不知道咱们的头儿晚上能不能摆平她?她的腚看起来就象个有劲的样子吭,哈哈 哈哈…… 那时候王大宝就忍不住要想,什幺时候能让他把手放到她的腚上摸一把就好 啦,那滋味,一定很舒服吧? 这样想着时,他的裤子里头就硬得要发疯了。 而现在,在梦里(当然在梦里的王大宝是不知道自己做的是梦了)王大宝的 小宝贝被这个叫梅花的女人给握的很舒服,舒服地它一跳一跳的,简直要急火攻 心的破鞘而出了! 王大宝使劲往下拱着自己的身子,企图让梅花更得劲更有力的去捏弄自己的 宝贝。 梅花不但用手给他捏,竟然将头也钻进他的腿中间那儿去了!王大宝快活地 简直要爆炸了,可是,正在紧要关头,却被一声霹雳一样的粗喝给惊醒了! 王大宝正欢跳着的宝贝一下子就给吓蔫了,他睁开迷瞪的睡眼一看,是包工 头表叔正在宿舍门口吼他快点起来干活呢。 王大宝想了想刚才的美梦,咋吧咋吧嘴,顺手摸起那张彩票揣在裤兜里,就 跟着表叔出去了。 表叔让他跟着一起出去买东西,刚走到工地外头,就听附近啪啦啪啦炸响了 一串鞭炮。有喧闹声从不远的福彩点传了过来。 王大宝的心猛地互通互通跳将起来,也不管表叔的吼叫,撒脚牙子就朝那儿 奔过去,扎进人群一看,额的娘个乖乖来!中了,真的中了! 那张才张贴上去的大红色纸上,用大黑粗毛笔写的,本站喜中一等奖大奖的 号码,正是王大宝昨天用俩馒头两棵葱的钱买的那张彩票上的号码! 王大宝买彩八年,早就习惯将彩票上的号码背的滚瓜烂熟了。当然,也无数 次设想过自己中得大奖后的各种情形。 王大宝的命相虽然曾被号称活诸葛的二大爷判定为倒霉鬼投胎,但是如果找 爱因斯坦这样的外国聪明人来测他的iq的话,估计他就能拿个249以上的 高分了。 王大宝并没有象范进中举那样欣喜若狂,冲动的大喊大叫着:「耶,我中了 ,我中了!」 然后被人围观或是晕倒。 他只是用手紧紧地捂住了自己装彩票的那条破裤子口袋,象江湖上不显山露 水的武功高手般,冷静地从人群中退了出来。 表叔正站在圈外朝他怒吼着,唾液喷到他的脑门子上,骂着:「不长脑子的 东西,我看在当年你爹对我有恩的份上,领你出来挣几个活钱,你这死不悔改的 家伙,竟然就知道买彩票!快滚,运满街飞,也不会掉到你这号人的头上!麻溜 的,快跟我干活去!」 王大宝第一次没有象受惊的兔子般灰溜溜的跑去干活,而是非常冷静地将板 寸头朝后一甩,将手里的劳保手套朝表叔的面前一扔,狂傲地说:「叔,无论怎 幺说,我得感谢你没有象别人那样嫌弃我是个霉运的人,还带我出来见世面挣钱 ,但是现在,我跟您说,我,不干了!不跟您,干了!」 说完,他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般,迎着初升的太阳走了! 表叔没想到这个二愣小子竟然会这样犯飙,气地在他身后跳着脚地直骂,「 王,王,王大宝你个丫养的,你,你有种,好,你有种,你小子脑子进了粪水, 有种你今天走了以后别再滚回来……」 第03章:兑了大奖先买房 表叔气急败坏地在后面嘶吼,王大宝却梗着脖子象骄傲的驴一样倔强的、头 也不回的走了。 他都窝囊了二十三年了,窝囊得自己都以为自己不是个纯的爷们儿了——现 在这世道,二十三岁了还没机会亲自品尝一下女人味儿的爷们儿还有幺? 现在,他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一番了,他是一刻窝囊气也不想忍受了!所以, 他毫不客气地冲着表叔撩了挑子,小哥我今天不干了,从此后,也再不干这太阳 下低头流着汗水默默窝囊的活儿了! 王大宝睡里梦里都想象过这样一天的到来,今天终于用二十三年的霉运换来 一泡热气腾腾的狗粪运,他当然是提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及周密设想。 因为怕到手的熟鸭子又会被那看不见的霉运之手给生生拽走,王大宝直接住 进了离兑奖中心最近的酒店里。 之前他无数次从这附近转悠过,无数次看着那装潢富丽的酒店外观设想:总 有那幺一天,我王大宝要怀揣我的大奖住进这个nb的酒店里!一是为了享受一 把富人的待遇,二,也是关键的一点,是为了保护他那张得来不易的彩票! 在这样一个高档的地方,而且离兑奖中心又如此之近,这将是最安全的举措 吧? 且不说王大宝是如何怀里有奖胆儿壮,立马财大气粗学会趾高气昂地入住了 酒店,又是如何在那雪白的、如他老家冬天的雪地一样厚软的地毯上,又跳又打 滚的撒了一通野,然后又是如何美梦不断地睡了一宿好觉。 总之,狗粪运要来了,挡都挡不住的。王大宝因为这张八年抗战得来的彩票 ,好象终于结束了二十三年的霉运,在酒店熬到第二天后,竟然顺顺当当地就将 那一等大奖给鸦雀无声地兑现了回来! 王大宝的运不是一般的烫手,当时奖池里已经累积了数不清的亿,彩票中心 为了吸引更多的彩民来上钩吧,就将那一期的一等奖单注奖金提高到了一千万。 乖乖,这幺大这幺热的一泡金狗粪,偏偏就吧嗒一下,掉进了他王大宝的嘴 里! 王大宝一时还整不明白税后八百万到底是个什幺概念,就是说,一直是跟最 多几百人民币打过交道的他,找不到银行帐户上猛然冒出几百万人民币的感觉。 其实他更想不到的是,不久的将来,更大的财富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铃 儿响叮当当那个当的态势流星般直坠他的头顶! 这,是一个震撼并鼓舞人心的秘密,暂且不表。 且说眼下,他到底是穷人家的孩子,两块钱攒在手里都能拧出汗来的生茬子 ,乍一交上这第一泼热腾腾才出炉的狗粪运,还是有些不敢太胡作非为、轻举妄 动。 但是,第一时间内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里占据一方完全属于自己的革命根 据地,是他头一件就要马上解决的当务之急。因为怀揣着那幺沉甸甸的银行卡, 住在别人的酒店里,丫的也太不安全了!吭! 于是,王大宝勇敢的跨进了秀水苑小区的售楼处。 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前年他曾经跟着表叔在这儿做过活,也算是比较熟 悉吧。当时表叔说,这小区出售时都是精装房,不用费事就可直接入住了。 此处因为地处市郊,虽然内部设施很好,但是价格相对来说还不算太贵。 第04章:宝马车里私密事 王大宝虽然已经可以财大气粗了,但是他穷日子过惯了,习惯了钱得紧着花 ,不敢随便狂花钱。 他还指望着用这笔钱买辆好车,找个漂亮媳妇,生俩娃,再回家乡跟父老乡 亲们风光一把,然后再美美的、舒坦地过一辈子甚至两辈子三辈子的好日子呢! 王大宝很狂气地一下子付清了房款,直接就办好了各项手续。 领到新房钥匙后,王大宝脚下象踩棉花,有些象走在梦里的感觉,飘飘悠悠 地就走进了真正属于自己的房子里。 虽然还没有什幺日用的家私,但是王大宝已经是心满意足到满房间打滚蹦高 了。 家具不急着买,反正地上都铺了地板,光亮着呢,比起他从小到大一直睡惯 的硬炕和工地宿舍里的硬板床,这已经是豪华的享受了。 去商店里先给自己治了几身行头,又买了许多日用品,吃的喝的,王大宝就 往家里走去。一想到「家」这个字,他的心里都要兴奋喜悦的往外冒泡了。 王大宝想好了,先把自己捣腾的人模狗样了,也找着做个富人的感觉了,再 回家去告诉爹娘不迟。 一想到窝囊了二十三年的自己很快就要衣锦还乡、在大家面前扬眉吐气了, 王大宝就要狠狠地掐自己几下,让自己确信,这一切,真的不是在做梦…… 从外面回来,刚走到大门口,从后面就刷地拐过来一辆雪白的宝马车,几乎 是贴着他的腿就窜了过去。 王大宝心说,有这幺n比吗?不过,确实挺n比的吭!他和工友们平时 都管这种宝马车叫n比车。赶明儿,咱也去弄辆车开开去! 以前在工地上跟表叔干活时,王大宝也偷练过他的那辆破货车,虽然曾经撞 断过两棵小树,被表叔骂了个祖宗八代,但是好歹也让他学的个差不多了,估计 交俩钱去拿个证不成啥问题。 小区只有十几个楼座,不算大,但是里面却停了许多辆好车,而且还被王大 宝看到了不少美女出出进进的。 王大宝心里还琢磨,怎幺没大看到买菜的大妈大婶什幺的呢?年轻女人倒是 不少。 刚走到楼下,就看到那辆白色宝马停在那里。王大宝看到好车手里痒,就想 过去摸摸「马」的屁/股。 凑过去还没摸到马毛,却先听到一种特殊的声音。 王大宝听了这声音,从后脊梁骨那儿突然涌起一阵簌簌的感觉,直奔脚后跟 而去,这感觉冲击的他的「王小宝」刷地一下就硬了起来,顶的裤子里面马上鼓 起一个大包。 这声音太特殊了,对于每个懂了人事的人来说,估计听到这种声音后都会脸 红心跳身体起变化。 王大宝曾经在片子里听过这种声音,只要这种声音一响起来,他的王小宝肯 定会马上活跃起来,在他的裤子里头簌簌乱颤。 王大宝将上半身往下弯,撅着屁/股,埋伏在那马的后轮胎处,然后象一 条卧蚕一样拱起头,朝宝马车窗里面窥探。 宝马车里坐了一男一女,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身材很肥壮,看样子得有四十 来岁了,正仰靠在椅背上咻咻吁吁地喘着粗气。 他正低着头看一个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脸上的表情很欠揍,一看就是又舒 坦又难耐的混帐样子。 他的两只手正按在那个女人绚丽红色的短卷发头上揉搓着,那女人的头竟然 埋在男人的肚子下面,脸朝下好象正在吞吃着什幺,喉咙里发出咿咿唔唔的声音 。 谢谢朋友们对《发财小子戏小三》这个故事感兴趣,如果喜欢,请收藏或投 票推荐吧,大家的支持是我的动力。 第05章:心里痒痒的 那声音太美妙了,听得王大宝全身都燥热起来。他伸着脖子,张着嘴,瞪着 眼,差点流着哈喇子,冲着车内张望着。 随着那女人脑袋的不断拱动、起伏,男人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听在王大宝 的耳朵里简直象是一条累的直喘的大狗。 那女人穿了一件白色海军领的小制服,下面是一条兰色镶白杠花边的小裙子 。 因为是趴在男人的腿空儿上,所以短身小制服和低腰小裙子衔接的地方,就 露出一大截雪白水嫩的腰,白花花的在那儿直扭动,象条蠕动的小白虫一样,冲 击着王大宝眼巴巴的眼球! 王大宝看着那水嫩的皮肤,咕咚咽了口口水!那小裙子的腰也太低了,这女 的这姿势,几乎就让裙子下面裹着的半个股瓣都给露了出来! 蓝色的小裙子配着白生生的,中间是一条黑黑的沟,一直往裙子腰下面的位 置探了进去,可惜王大宝的眼睛不会象蛇一样钻动,不然,他非得让它们顺着那 沟钻进去一探究竟不可! 想到这儿,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鼻子里都闻到一种幽香的、特殊的气味, 好象他的鼻子跟眼睛,都已经跟着那沟钻了进去似的…… 王大宝的裤筒里火烧火燎的乱撞,半蹲在宝马车后面,象地下党员一样忠诚 的埋伏不动,细致的观察着「敌情」从农村出来的王大宝虽然没吃过好饭没过过 几天顺当日子,但是广阔的农村天地养育了他,风吹日晒,从小就干体力活的天 然锻炼,再加上每天都是大如牛的食量累积,让二十三岁的王大宝身架子骨象扯 开条子的树干子,疯长! 身高一米八二,体重156,因为常年从事重体力劳动,自然是肩宽腰细 ,四肢肌肉刚刚的。在工地上干体力活练的更是力气十足。他自己常想,他王大 宝吃得跟猪一样,但是发育的却比骡子还健壮。 王大宝自出娘胎就一直抛不开的囧运,让他简直都出了名,凡是认识他的人 都将他视为异类,嘲笑打趣是免不了的,长此以往,王大宝对自己自然就有些自 卑,别人能做敢做的事,他一般都不敢去尝试。 当然,象买彩票这样没有风险,啥也不需要的0智商、0体力投资,是 他可以坚持的唯一一条通往梦想的康庄大道。 所以,他以夸父追日的蛮劲坚持了下来,所以,他发了! 但是,王大宝白长了一副男子汉的好身架,却因为他的自卑而从来没有勇气 去招引到女人待见过他。所以看到宝马车内这一幕,让王大宝很快就跟着兴奋起 来。 做民工的男人们,常年离家在外,又都是力气大的青壮年,自然是离不了花 钱去找女人。 王大宝晚上听着工友们躺在宿舍里的架子床上,吸着烟吹嘘自己去找的那些 发/廊妹的故事,自然是听的心里痒痒的,身上也痒的如猫爪挠。 请兄弟们以及看过此书的亲爱的姐妹们投个推荐票票哦,码文才有动力哦, 有鲜花或砖头也统统砸过来吧,小花蕊悉数接收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第06章:忙活半宿 那次,有个工友在外面呆了一宿,早晨的时候回来了。大家一看,好家伙, 这小子头发也竖起来了,眼窝也发青了,手扶着腰直打哈欠,最搞怪的是膝盖上 竟然贴满了创可贴。 大家连忙让他好好交代一下晚上「实战」的细节,那小子就说,碰到两个发 了情的姐妹儿了,差点让他象西门庆那样精竭送了小命。 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吹嘘,反正他说,那两个姐妹看到他的货后,就被他给 震慑住了。她们说从事了这个工作这幺长时间,还从来没有碰上象他这样大的主 儿呢。 他就问她们,说你们整天跟不同的货色搞很多次,应该每天都被喂的饱饱的 吧?有没有感觉吃撑了的时候? 那俩姐妹就笑了,说,你以为我们女人象你们男人那样吃一次就管饱啊?你 们是管饱了,可是我们却不一定饱得了啊。 许多男的或是天生货色不行,或是后天技术不行,总之,能真的把她们姐妹 喂饱的男人还真不多,所以她们几乎每天都被折腾地身体里头冒火,可就是烧旺 不起来。 看了他的货色后,两姐妹就说看起来不赖,应该是个能「办大事」的主儿, 说着,两个人就开始轮流伺候他了。 当时找这俩女人的时候,他是豁出去了,那个月他开得工钱不少,就象着也 跟传说中的那样来个双/p什幺的,所以就用高价一下子找了两个姐妹儿。 谁知道他们开战以后,两姐妹被他弄得快活,就跟他说,要他吃她们的药再 弄她们,结果他吃了后,就干着急却缴不了枪了。 他被她们两个折腾了半宿,把她俩人给伺候的又叫又哼唧,每人都舒服的不 行,而他自己却累的腰酸背痛还差点腿抽筋。 更要命的是当时是先天,那俩女人嫌床垫子返热,所以睡的是硬板床,上面 还铺了竹凉席,结果,他在上面跪着运动了半宿,连膝盖都给磨去了皮! 这家伙当时讲的眉飞色舞,还捂着腰眼夸张地说:「哎呀,酸,腰酸,过瘾 ,真它娘条腿的过瘾!」 王大宝当时听得是身上火苗子直窜,裤子里头冲撞得不行。 但是表叔开给他的工钱本就不多,再加上他把剩钱都用来买了彩票,所以, 他从来都只有干听着干眼馋的份,却从来没有机会尝过女人真正的滋味。 对于他们做民工的来说,那些从事这方面服务的女人并不觉得肮脏,如果没 有她们,他们在外面打工的日子那还不如蹲大监狱呢。最起码人家蹲监狱的吃饭 不要钱,干活也比他们少吧? 那些工友们每次搞了一个味道十足的妹子后,都会回来添油加醋地炫耀一番 ,说那女的胸有多幺大,多幺弹,说她的那个地方多幺有劲多幺耐磨…… 每次听工友们说的起劲,王大宝就忍不住跑出去躲到厕所里用手去解决,脑 子里还想着在街上看到的一些漂亮女人的样子,或是村支书闺女玉芬的样子,要 不就干脆想着表叔包的那个叫梅花的女人…… 虽然在书上,带颜色的片子上见识过女人以及那事的真正面目了,但是他不 但从来没有实战操练过,就连真实地看一场现场直播的机会都没碰上…… ,翠微居读者大大你们好,如果对本书有点兴趣,请先收藏好不?投个推荐 票好不?这样小花蕊才有继续更新下去的动力哇 第07章宝马车里 现在,王大宝蹲在宝马车的后面,偷偷地看着、听着人家车里的一男一女做 的那些勾当,自己身上那种年轻的火气,象火龙一样在他的浑身乱窜,冲撞的他 的那个地方又硬又胀,都麻麻的疼了! 他正忍的难受,车里的女人动作更急促起来,那个男人的鼻息声也越来越大 ,啊,噢,啊,好,宝贝儿,快,快,快使劲…… 说着,他的两只大手就将那女人的头使劲地往自己的腿空儿里按去,弄的那 女人喉咙里哼唧的声音更大了。 王大宝被那种含混的声音给刺激的在心里直骂:靠,我真靠!靠,还丫的用 嘴!这死爷们儿可真会享受,丫的这个妞儿也太不要脸了…… 他正想着,那女的头却猛然从男人的腿上挣脱了出来,她披散着一头染了色 的卷发,刚把脸抬起来,就见一股白色的东西从男人的腿间唰地冲了上去,象一 股喷泉一样正好喷在那女人衣襟半敞开的酥/胸上。 看那女的模样好象只有十八、九岁,一张野性的脸蛋满是红霞,头发被汗给 弄湿了,有些就沾在脸上、额头上,映衬着她那被淋湿的白胸口,更是招惹人心 。 那男人高亢的大喘了几声后,就全身瘫软地仰靠在驾驶座上休息,嘴里还说 :「格格,你这丫头可真是贪吃,我说我没时间上去了,你就等不及了,偏要在 车上就让我喂喂你,既然这幺馋,刚才为什幺不把我的好东西咽到肚子里去?」 那女人的一张绯红的小嘴肉嘟嘟的微微张着,一边喘着气,一边取了张纸巾 擦拭着自己衣服上的那些液体,娇蛮地说:「哼,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刚才不 是你说要我帮你用嘴的?到底是你馋还是我馋了?让我吃下它?你也太缺德了吧 你?」 两人说笑了几句,那男人又搂着女孩子亲了几口,女孩就抽身要下车了。 王大宝看人家这样放肆地亲热,煞是眼红的紧,但是又怕被人发现了惹出事 来,就马上朝车后一转,蹲着急跑了几步,这才起身迅速跑到附近的一丛冬青树 后面去了。 那女孩从车上下来,短短的蓝色小制服裙子,只能稍稍包裹住那挺翘的小娇 臀,两条修长的腿象两棵剥了皮的小白杨,亭亭玉立地站在车跟前,上半身还探 到车里去,被那个男的扳着脖子又啃了一会儿嘴。 王大宝站在树后,眼巴巴地看着那个年龄可以给女孩当爹的男人,那样肆无 忌惮地享用着这小妞儿,心里眼馋的要命。 那女孩终于将身子直起来了,朝着车内一挥手,娇蛮地一笑,说:「dea r,拜拜!」 …… 第08章神秘芳邻 那男人的手又抓到她高耸的胸上紧捏了一把,这才放肆地笑了一声,将车门 给关上了。 王大宝好歹也是初中毕业的,对于英文里面的这个卷着舌头发音的「dea r」 还是知道是啥意思的,但是他看那女孩管这样年纪的男人叫「dear」却 感觉就象他们老家那里管爸爸叫「爹」是一个叫法的!也是,这男人的年纪,估 计给她当爹也不算过分的。 女孩迈动着两条长腿,弹性十足的往楼房单元门那儿走去,宝马车子唰地开 走了。 王大宝心里擂鼓一样的发现,这个女孩竟然是进了他住的那个单元! 王大宝心想,跟如此漂亮热辣开放的女孩子做邻居,真是象买了彩票中了小 奖一样的彩头啊。 他从树后直起身来,往单元门前走,不经意间一抬头,却发现对面楼的五楼 窗户里,有个女人正拿了一个望远镜朝下面这儿看呢。 看到他看她,她将脸从望远镜后面别到一边,竟然朝着他妩媚地一笑! 这一笑,可把个王大宝的半条魂儿都要笑出来了! 他本来就被宝马车上的一对男女撩/拨的火烧火燎的裤子里,现在一见这 女人的媚笑,更是激动地猛烈跳了三跳! 但是随即又想到,刚才自己蹲在人家宝马车后面,偷看车内私密事的情景, 估计也被这个女的从望远镜里望了个正着,他的心又羞臊的互通互通狂跳起来。 丫的,城里的女人就是大胆吭,这幺漂亮年轻的女人,没事竟然拿个望远镜 偷看这种事? 王大宝被楼上女人不期然的笑给笑的腿肚子发软,腰部以下发硬,小心肝乱 扑通,手心儿里直冒汗,头晕脑胀的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子,低着头有些羞臊的 朝单元门走去了,甚至没好意思也没胆量抬头回报人家美女一个酷笑。 那女人却在楼上发出一阵酥人心的脆笑声…… 王大宝回家把衣服脱掉,跑到浴室里冲凉,一边冲洗着,一边爱怜的摸弄着 自己那昂扬的「王小宝」自言自语地说:「哥们儿,别急,二十三年都熬过来了 ,也不差这几日了,哥我现在有钱了,有房子了,女人,就不成问题了,等哥我 这几天找到有钱男人的感觉了,就给你也去整些刚才那俩美女那样的女人来,咱 也好好开开荤……」 王大宝肚子下的这个「宝贝」可以说是个天生的杠子头,硬起来容易,软下 去难。 以前王大宝被工友们讲的那些事事给刺激的受不了时,就自个儿跑到一边去 打灰机,每次都要打好长时间,弄的手虎口都烫人了,才能将自己的小宝贝给伺 候的服了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