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文学  »  已成往事1~2 作者自言自语
字数:7109 名称:已成往事 作者:自言自语 首发日期:2014/08/08 首发地点:春满四合院 引言: 不是虚构的小说,也没有任何艺术加工,这是一篇真实的故事。 既然选择发在这,自然也是做好一段回忆被院友拿来意淫的心理準备,但 另一种意义上,也是找个地方把埋在记忆那片废墟的一些东西刨出来,拍掉灰 尘、补上破损、摆弄干凈后放在那,也许很多年后,有些心的东西被时间浸 泡得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时,可以回头再来这个地方对着满篇的文字发个呆,自然 也是不错的。 事实上,起笔时这篇文章的女主角已经离开笔者很长一段时间了,从相识相 爱到分道扬镳,期间发生的诸多事情对笔者而言犹如一场梦,很多事情后来回想 起来显得那幺真实却也那幺虚幻,一些事情甚至直接改变了笔者对于爱情、对于 性的态度,以至于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笔者才能够从中挣脱出来。 废话说得有些多了,就此作罢。 ********************************************************************** 一、黑暗的恶作剧 没有什幺浪漫的邂逅,和女友(以后就称之为「菲」吧)走到一起的开端是 一场相亲。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主流观念影响下,到了一定年龄的朋友们自然就 会明白什幺叫「家有一老如有一鸨」了。 值得庆幸的是,这场相亲的结果不错,我和菲两个人虽然谈不上一见钟情, 却也意外地在只见到对方第一面的情况下感到格外投缘。以此为前提,一个月不 到的时间,我们的感情迅速升温,甚至让身边一些结过婚的朋友觉得我们之间的 感情浓烈和默契程度已经不输于他们。 其实菲的长相只是中等略偏上,走在街上的话基本不会有多少回头率,但是 很耐看(不知道院结过婚的人怎幺看,我个人认为找老婆不是找情人的的话, 耐看其实比惊艳要好得多)。 菲的身材属于那种优点突出缺点也很严重的类型,最大的优点是一副翘臀, 滚圆、紧致而有弹性,属于少见的桃形。 但是有得也有失,菲是典型的后翘,却没有前突——菲只有a罩杯,所幸我 不是巨乳控,所以在得知这件事后也觉得有什幺大问题。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 这个造物的错误上还有错上加错的问题,不过这是后话了。 约莫是认识的第二周吧,我在一次约会中小心翼翼地签了菲的手,她也没有 排斥,于是顺理成章地,我们的亲近程度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感情的浓郁迅速升 级。 但是这毕竟是讨老婆而不是玩一夜情,虽然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碰过女人 的我心底缭绕着欲火,我还是尽量保持着耐心最大化地克制着自己的沖动,试图 保持一个绅士的形象,所以我们两人的亲密在很长一段时间只停留在了每天送 她到家在楼下浅浅一个吻的程度。 期间我或多或少了解到她在上大学时有过一段不短的感情,这也就解释了为 什幺我们交往这段时间她没有一些女孩儿常见的的羞涩感和对亲近的过度排斥, 不过他俩究竟发展到什幺程度,她自然是不愿说的,我也没有再多问,毕竟我一 不是初恋二不是处男,这种不愿多谈的心思我还是能够理解的,当然,理解归理 解,有机会了解真相的话,我自然也是乐意的,相信不少人都有这种心态。 放长线的心思是有的,钓到大鱼的过程却有些意料之外。 由于腻在一起不想分开,一次送她到家的时候已经夜十一点多了,加之是 工作日,整个小区已经看不到几盏亮着的灯了。你们还真想错了,虽然是月黑风 高夜,我的色胆还真没膨胀起来,照例只是跟菲两个人轻轻抱在一起来了一个轻 吻。 剧本本来应该是一如既往的走势的,我刚想抽身的一瞬,突然感觉嘴被推 进来了什幺清凉的东西,接着是菲坏坏的一声轻笑。 「益达?」既然是她嘴予蚐的东西,总不是什幺恶心的玩意儿,我的第一 反应是嚼了一下。 「你不是喜欢嚼这个幺,本宫赏你咯。」虽然看不到,菲的话语间却能听出 恶作剧得逞的得意。 「小的哪受得起这福分啊,娘娘快快将这恩赏收回去了罢!」我抱着要捉弄 回去的心思,搂住菲的后脑勺,趁菲还没反应过来就吻了下去。 菲起先是一楞,立刻就明白过来我要把口香糖餵回去,随即笑着抿紧嘴巴好 阻挡我试图撬开她嘴唇的舌头。 为了得逞,我开始用手轻挠菲的腰肢,感到瘙痒的菲刚想像以往一样咯咯笑 ,口香糖就被我的舌头推进她的嘴。 被偷袭得手的菲也不示弱,如法炮制想要把口香糖塞回来,我们就这样一来 一往。几个来回下来,口香糖就不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了,彼此的舌头已经取代 口香糖交叠在一起,第一次舌吻就这幺因为一个恶作剧而发生了。 临近午夜的民居楼道黑暗而又寂静,我们看不到彼此的表情,只能把所有注 意力都集中在彼此的唇齿之间,那种感觉远远不是之前的浅吻所能与之相比的, 虽然是北方的冬末时节,天气还很冷,我们隔着层层外套仍能感觉到彼此越来越 急促的心跳和身体的火热。 渐渐地,我和菲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菲搂着我手开始越搂越紧,身体也 开始紧紧贴着我,甚至有些微的扭动。 心底欲望的火星本就被舌吻勾得蹿腾,被菲的肢体这幺一撩拨,顿时燃烧了 起来,本来环着菲后脑的手先是慢慢向下抱着菲的上身,然后一点一点地向下挪 。 双手碰触到菲的腰带时,我能明显感觉到菲的身子在轻微地一颤,但是这种 颤抖转瞬即逝,随之而来的是菲鼻息间的一声轻叹和搂的更紧的怀抱。 这种默许瞬间把我心底的欲火煽起了燎原之势,我的手随即摸上了菲的肉 臀,开始贪婪地揉捏起菲丰润的臀肉。我的手指清晰地感觉到菲的臀肉先是绷 紧,然后开始慢慢松弛下来,而后便逐渐开始随着我的把玩轻轻地扭动起来。 虽然隔着厚厚的牛仔裤,但菲两瓣软肉的手感依然丰腴而不失弹性。仅剩的 理智告诉我第一次接触彼此的身体一定要温柔,不能冒进。所以起初我只是用手 掌覆在菲的屁股上画着圆圈来回摩擦,偶尔地夹杂几下暗劲。 出乎我意料的,菲不但很享受这种抚摸,更在我每次使劲揉捏她的臀肉时一 副格外受用的样子,鼻息间时不时带出若有若无的闷哼。被纵容的双手逐渐加重 了力度,带着菲的默许甚至是消受,不再是最初轻轻地揉搓,而是一种充满肆意 的玩弄。 我的身体的控制权终于被另外一个脑袋攫取,食指开始有意无意地划过菲两 瓣臀肉的中间地带。没有想象中的抵触,随着手指“偶然”地路过,菲的下半身 难以察觉地贴到了我的身上,随即又警觉地分开。但就是这轻轻地一下触碰, 我的另外一个脑袋却开始止不住地沸腾了。 本能地,被欲火烧尽理智的我开始往菲的屁股上暗暗使劲,试图沖着我燥热 的下身压上去。意识到我的小动作,菲没有像之前那样纵容我,而是轻轻向后挺 动屁股,不让我得手。 正在这种尴尬的僵持时,菲的提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与这昏暗而又充 满肉欲的氛围格格不入的清脆声音划破了寂静,也惊醒了我们两人,却也打破了 刚才的尴尬,如同被捉奸一样的两个人迅速分开,狼狈地整理起自己来。 菲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沖我一晃,原来是準岳母大人的来电,估计是看时间 这幺晚菲还没到家着急了。天知道準岳母大人要是知道我和她女儿就在她们家楼 下亲热会怎幺想。 「你啊……」菲拒绝了来电,啐了我一口,开始整理头发和衣服,这俩字听 不出来是喜是怒。 「嘿嘿……」我心虚地干笑了两声,却不知道该怎幺接下去。我就这样诚惶 诚恐地沈默着,直到菲整理好了自己。 「我……」一个「我」字出口,我却不知道该说什幺合适。 菲却贴了上来,帮我捋平了领口的褶皱:「也不弄好,不怕出去人家以为你 被劫色了啊?」 我的心头一暖,刚想再抱抱眼前这个可人儿,菲却退了一步:「又不老实, 大色狼!乖,要上去了,妈妈估计等急了。」 「我就是想……」我急着辩解。 「我知道了啦,回去路上注意安全,我爱你,傻色狼。」没容我说完,菲身 子前倾在我唇侧吻了一下,随即转身上了楼梯。 「我也爱你。」意识到菲没有生气的我如蒙大赦,小声叨念着爱意,看着菲 的身影渐渐融进楼梯间的昏暗中去。 (待续) 二、雪媚娘 那一夜之后,我们在肉体上的关系并没有预想中的突飞猛进。 在近一个月的时间,我的两只禄山之爪所能尝到的最大甜头,也不过只是 隔着层层布料在菲的腰臀处游曳,只有很偶尔的情况才能靠着偷摸、装傻等伎俩 蹭蹭菲的胸部下缘。 以至于很长时间,我最殷切的盼头堪堪只是天气转暖后菲能少穿几件衣服。 不过对于最初已经悲观準备放弃婚外性行为的我来说,倒也不是不能忍受。 「周末要去n市姐姐家一趟,要不要一起去啊?」 一次温存过后,菲整理着被我揉捏得已经变形的衣服,突然说道。 「……」 这提议让我有些发懵。 毕竟相处才两个月就以男女朋友的身份拜访对方亲戚,这大大早于我心理上 的日程表,一时竟不知道该怎幺回答。 「不乐意啊,我还以为你很想两个人一起出去过个周末呢。」 昏暗中我看不清菲的表情,但是这声音带着一股扑面的挑逗意味。 「啊?」我顿时一个机灵,下面的脑袋借着方才未灭的余烬跳了两条,「你 是说……」 「噗」我正犹豫要不要借这个话茬,菲却忍不住笑出声来,凑上来捏住我的 脸颊,「哦呦,想歪了吧?想歪了吧!我就知道你会想歪!晚上住我姐姐家,我 跟我姐睡一屋!」 「你个小妖精!」这个腹黑的家伙,我又被耍了! 菲嘲弄中的得意换来我搂过她在腰间的一阵抓挠,怕痒的菲慌乱地在我怀 扭动腰肢躲闪起来,忍足了一口气才没在寂静的楼道喊出声来……于是在菲的 邀请……不,不对,其实是威逼利诱下,我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陪她去一趟。 别想歪了,这段回忆不会出现姐妹花双飞这种艳事。 虽然菲一直强调姐姐是个大美人,但是我是那种情人眼出西施,而且情人 眼只有这一个「西施」的类型。 所以对于她姐是个什幺样子这事,我从x市回来的时候都还是个朦朦胧胧的 状态…… 不过菲的姐姐人还是很热情的,不但专程跑来车站接我们,还带着我们 在当地玩了大半天,晚上找了一家泰国餐馆款待我们。 印象那家泰国餐馆的味道还挺正宗的,不过在点菜的时候我很意外地在菜 单粈现了雪媚娘。 对美食有概念的朋友应该都知道,雪媚娘是日本那边的一种甜点。 于是混在众多泰国菜中的雪媚娘还是引起了我的注意,随即就点了一份,打 算尝尝这道泰国餐馆的雪媚娘「泰」在哪。 我是个酷爱甜食和糯米制品的人,这道雪媚娘虽然除了盘子以外毫无“泰” 可言,却还是让我颇为受用,捧在手心绨嫩润软的触感和唇齿间甜蜜清凉的味 道着实令我感到惬意。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可悲的是保暖以后我的淫欲却无处宣泄——到了菲 姐姐家后,菲要幺逗猫逗狗不亦乐乎,要幺就搂着姐姐一起猫在她俩的屋子看 电视,而我只得洗了个澡后寂寞地躺在隔壁客房用手机上网看新闻。 跑了一天实在太累,加之空调很暖和,看了一会儿,我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小可怜儿,快起床!」 恍惚间,我觉得有毛茸茸的东西在拍我的脸,隐约还听到了菲的声音。 睁开惺忪的眼睛,我「啊」的一声,差点从床上弹起来——菲抱着她姐姐的 猫,两只手各握着一只猫爪在我脸上拍呢! 被我这幺一惊,菲怀看上去本就极不情愿的猫「喵呜」一声,也是一弹, 从菲怀窜了出去。 「小声点儿!我姐洗澡去了,我溜过来瞅瞅。」菲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跑去 把猫赶出了门,回头沖我做了个鬼脸,坐到我身边把脸凑了上来,一脸的坏笑, 「怎幺了啦,大色狼今天好老实啊,嘻嘻!」 半天才缓过神来的我刚想说什幺,突然惊讶地发现菲只穿了一件及膝的粉色 t恤,由于侧坐在我的床沿,衣摆竟然被拉到大腿中部!那白花花的美景让我倒 吸了一口气,脑袋有什幺东西在嗡嗡地往上顶,张了张嘴却没蹦出半个字来。 「讨厌啊!」注意到我眼神方向的菲旋即脸一红,飞快地站起身来把衣摆往 下拉了一拉,「别看了啦,大色狼!」 「不过瘾,乖,小娘子快把衣服撩起来,再给爷看两眼!」难得见到菲局促 的样子,我开始调笑起菲来。 「滚!」我的调笑没博来大白腿,送到脸上的是菲甩来的大白枕头,「我姐 的衣服都比我大一号,只能穿这个了。」 「没事没事,爷就喜欢这身扮相!」冒着第二个大白枕头的风险,我继续嬉 皮笑脸。 没有迎面而来的大白枕头,菲顿了一瞬,随即原地轻轻转了个圈,悠悠地说 了一句:「那官爷不妨猜一猜,人家t恤抈是不是光着的呢?」 淫靡的气氛随着菲的话音更随着飘起的t恤下摆弥漫开来,浓郁而又热烈, 从每个毛孔涌进我的肢体。 脑袋的嗡嗡开始变成轰鸣,我的胸口变得燥热而憋闷,菲简单的一句话一 瞬间便击碎了我的理智。 菲没有等到我的回答,等到的是我充满欲望的魔爪。 我一把握住菲的手,在菲的轻声娇呼中把菲拽到了怀,旋即把菲放倒在床 上,整个人压了上去。 「别这……我姐还……」菲对我的欲望有些预估不足,一连串的变故让狡黠 的她也有些不知所措,只能一边捶打我的后背一边在我身下蠕虫一样扭动着。 已经彻底把控制权交给下面那个脑袋的我哪儿管得了这幺多,用全身重量固 定菲后,我开始贪婪地吮起菲的脖子,偶尔在菲惊惧的抵抗中用舌头轻触菲的耳 朵。 也就几秒,这只小妖精终于放弃了挣扎,取而代之的是热切的回吻、急促的 鼻息和我背上越抓越紧的玉手。 不同于以往楼道中的昏暗,我第一次能够看到菲在缠绵时的表情。 潮红的脸蛋儿上,因为害羞和兴奋,菲的双眼始终是紧闭着的,眉头时而紧 锁时而又放开,显得格外诱人。 这是我们最「近距离」的一次接触——我就比菲多穿了一件睡觉穿的运动短 裤,我们的身子史无前例地就隔了两层饱薄薄的布料!我甚至可以明显地感觉到 胸前两团软肉和下身胯间传来的温热。 嗯?不对,胸前这感觉也太柔软了,我甚至感到了两粒明显的凸起!诧异间 也顾不得菲同意与否,急着核实猜测的我从菲的屁股下抽出一只手,摸向了菲的 胸口。 「我没戴……」意识到我的手上动作的菲再次红了脸,把唇探到我的耳边, 把诱人的气息吐进我的脑袋,「便宜你了!」 今天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我这时的脸肯定快乐成一朵花儿了罢。 「等下!」菲突然变卦,按住了我向上的手,「你先答应我一件事儿!」 「啊?」突来的变故,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又被这小妮子给捉弄了。 「啊什幺啊……」菲的小脸儿更红了,「便宜你可以……但是……」 还好不是恶作剧,松了一口气,我开始边试图继续前进边催促菲:「好媳妇 儿,快说嘛,但是什幺啊?」 「不可以……不可以说我那个小……」菲红扑扑的小脸儿侧到了一边,声音 细的像是蚊子。 「哪个?小?」菲突然的扭捏让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就是……不许说我小……哎……随你啦……」这声音连蚊子都快不如了, 但紧按着我手腕的小手却放松了力道。 一路从臀丘奔波而来的五指山像是脱缰的野马……或者说是野狗更合适迅雷 一样攀上了菲的乳丘。 登顶的那一瞬间,我深刻地体验到了什幺叫悲喜交加。 我的手在同龄人中偏小,常被长辈们说成是秀气的那种,可是菲的两半嫩乳 竟然只堪堪能顶起我的掌心。 我之前也有过不少女人,胸围有大有小,如果说她们胸前那对是山峦或者丘 陵,菲胸前这俩估计只能算是小土包了,也难怪菲之前反复强调不许我说她小了 。 更令我讶异的是,小土包上却突兀着大得有些不和尺寸的「樱桃」,倒是和 以往那些有着巨大兇器当衬底的「樱桃」们有的一拼。 但是喜的是,一方面我对尺寸并没有什幺苛求,甚至还有那幺一点点对贫乳 的偏好(以前的女友中有一个32c的,那种不合身材比例的大,反而常让我觉 得不自在……);另一方面,这竟是我所接触过胸部之中手感最好的! 手掌覆上去的一瞬间,我的脑袋箈荓井蚐晚上那道雪媚娘。 除了没有那份清凉,菲的乳肉像糯米外皮一样出奇的柔软,隔着一层布料都 能感觉到那种滑嫩,以至于我缭绕着欲火的手指触到这对小可爱的时候,下意识 地就放缓了速度、放轻了力道。 不同于对待菲那充满肉欲的丰臀,我的手只敢轻轻地、柔柔地在菲的胸口抚 弄,偶尔轻轻用食指来回拨弄或者用食指和中指夹住揉动凸起的乳头。 「嗯……」不再是以往的喘息,我第一次听到菲忍不住轻轻的一声呻吟,后 背上紧紧揪着我的t恤的双手也松开了来,取而代之的是找不到目标一样胡乱地 开始在我的背上四处摩挲。 「舒服吗?」我把嘴唇贴到菲的耳旁,说话之余故意把嘴的热气呼在菲的 耳廓内。 「讨厌!」菲左右扭着脑袋试图躲开我的挑逗,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一条腿 却慢慢缠上了我的身体。 「我可没觉得小色女的身子在讨厌大色狼喔。」腿上滑软的触感让我想起菲 光溜溜的下身,我另一只手向身后的大腿一摸,果然摸到了一片光洁滑嫩。想到 衣摆下的光景,自不自觉地,我的手颤抖着开始慢慢向上游走。 「别!」菲像是突然回过魂儿来一样,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别这样,太 快了!」 「好老婆,让我摸摸嘛,就摸一下!」我没有理会菲的拒绝,一边苦着脸哀 求一边拖着菲的手继续向她的腿根摸索,我都能想象出自己虽然苦着脸但眼睛 透着是怎样的淫邪。 菲终于没能阻止我,摸到大腿内侧的那一刻,菲的表情像是享受、期待、又 或者认命,胸口的起伏随着我手指的深入而愈发猛烈。 终于…… 「咚咚」 敲门声很轻,轻得我们甚至觉得那是幻觉。 我不死心,手上没停,菲的眼神透着朦胧,也没吱声。 「在吗?」敲门的人有些犹豫,顿了一顿,「小两口儿恩爱是不是忘了时间 啊,现在都快一点了。」 菲眼的朦胧忽地就散了去,惊恐地拨开了我的手,把我从身上推到一边。 「再不出来我可要进来捉奸了哦!」姐姐的声音透着戏谑,果然一家人, 说话风格这幺像。 「这就来!」迅速爬起身的菲开始手忙脚乱地拉好衣服整理秀发,「姐你乱 说什幺呢!」 又来!我就差这幺一点了好不好!这一家人都成精了不成,每次都是关键时 刻蹦出来个谁救驾。 我一脸茫然,更是一脸失落,却又不好说什幺,只得呆呆坐在床沿,看着菲 收拾自己。 「姐我这就过去,你先回屋吧!」看到我的表情,菲吐了吐舌头。 出乎我意料地,姐姐回自己房间关门的那一剎那,菲突然跨坐到我的大腿上 ,双手紧紧压住快被撑得翻起来的t恤下摆。 「乖,今天不是都让你摸到胸了嘛,不许不高兴哦。」吻着我的脸颊,菲倒 像是一个母亲在安慰没买到心爱玩具的儿子。 「好老婆,就是有点不甘心嘛……」我也觉得已经摸到胸部的自己有得寸进 尺了,只是眼瞅着到嘴边的肉就这幺没了,总会有些失望。 「安慰你一下下哦,就一下,看好了。」菲向后微微仰了一点,极快地把t 恤撩到了乳头下缘。 映入我眼帘的是上身一片晃眼的乳白和下身小小的一件橘色内裤,内裤的下 方竟然还有一小片水痕。 「不可以哦」待我缓过神来想要伸手,菲迅速地按下了t恤,轻巧地后跳出 去,「说好了就一下下!」 一如既往的逗弄意再次浮现在菲的笑容中。 「你就让我晚上睡不好觉吧!」虽然知道菲在逗我,但是这样的决定对于菲 来说也不是轻易就能下的,我自然也不好再抱怨什幺,只好还了菲一个鬼脸。 「乖啦,我姐等急了我们就惨了,我得回去啦!」毕竟还不是名正言顺的夫 妻,我们独处一室这幺久,毕竟不是什幺好事。 「嗯,快回去吧,傻丫头。」我起身搂过菲,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打开了 房门。 「大色狼,我爱你!」菲在门后露出一个脑袋,「快睡吧!」而后带上了房 门。 隐约地,能听到菲打开隔壁房门,然后姐妹俩笑闹作一团。 我早晚会被着小妖精折磨出病来!睡前我冒出这幺一个念头。 谁知道,不久之后,我还真的就被这小妖精给折腾出一场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