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黄色笑话  »  同事再成独身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一声怒吼过后,随即,我就感到一双大手把我从小虎的身上拉下,接着我的
脸上就挨了好几个耳光。把我从小虎身上拉下来拼命打我的人正是我的老公——
宏伟。

  原来,宏伟因为加班到了公司后,发现一件重要的资料落在了家里,不得不
回来取。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一进门就遇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他的爱
妻正穿着性感的衣服和他的朋友在床上做着最不堪入目的动作。盛怒之下,就把
满腔的怒火发泄到了我的身上。

  刚刚达到兴奋高潮的小虎被突如其来的大声呵斥声惊醒,看到宏伟正挥舞着
手臂对我大打出手,不由得怒从心头起,顾不得穿衣服,从床上跳了下来,一把
攥住了宏伟的手臂,冷笑一声:「宏伟,别太过份了吧!我能把你从监狱里弄出
来,就能把你再送进去,你是不是还想进去再吃几天免费饭?你要再敢动丽薇一
下,我立刻叫你进去玩[全本完结]!」

  一听到监狱,早已被看守所折磨的如惊弓之鸟的宏伟立刻像扎破了的皮球,
一下子泄了气,两只手抱住头,蹲到了地上,失声痛哭了起来。

 〈到宏伟泄了气,小虎更耍起了蛮横劲,说:「看你个烂样,你凭什么能配
上丽薇?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本来还想给你个面子,你却给脸不要脸。我告诉
你,今天,丽薇我还吃定了!」说着,小虎抓过我,眼斜着宏伟,把他刚泄了的
阴茎伸向我,说:「丽薇,过来,用你的小嘴把大爷的鸡巴舔干净!」

  我无法抗拒一个公安局长的淫威,只得当着宏伟的面,一边流着泪,一边把
小虎的阴茎含在嘴里,用舌头仔细地清理着上面残留的精液。

 ∩能是当着别人丈夫的面淫人妻子刺激了小虎的神经,也可能是我的舌头又
带给了小虎的快感,反正,正在我口中吞吐的小虎大阴茎竟又慢慢地翘了起来。

  小虎一看,更来了精神,大骂道:「你个乌龟王八蛋!老子看得起你才帮助
你,操你个老婆还舍不得?妈的,我今天偏要当面给你戴顶绿帽子,看你今后还
拽不拽?」说着,小虎从我的嘴里抽出了阴茎,一把抱起我扔到了床上,按住我
就要当着我老公的面操我。

  一看小虎失去了理智,连忙哭着哀求:「吴局长,求求你,别这样!」但小
虎全然不理会我的哀求,分开我穿着丝袜、高跟鞋的两腿,把他的阴茎插入了我
的阴道大力抽动起来,一边抽动,一边还骂骂咧咧着。

  在即将到达快感顶峰的时候,小虎从我的阴道里拔出了他的阴茎,把我拉到
了床下按跪着,用手撸了几下阴茎,对着我的脸开始射精,结果我的脸上、头发
上、胸前都溅满了白花花的精液。

  小虎发泄[全本完结]后,顺手从床上拽过一条枕巾,把他的家伙擦干净后,穿上衣服
扬长而去,扔下了我们一对抱头痛哭的夫妻。

  我顾不上擦拭脸上的精液,流着眼泪伸出手去把瘫坐在地上的宏伟拉起来,
而宏伟目光呆滞,不说一句话,只是眼睛里不断地流出眼泪……

 …过这件事后,宏伟再也无法原谅我的不忠。而随后,吴小虎又接二连三的
闯入我的家中,全然不顾宏伟在场不在场,对我是搂搂抱抱、亲亲摸摸,只要是
上来了兴趣,立刻把我按倒满足他的兽欲。

  我和宏伟都是普通百姓,无法也无力抗衡黑白两道皆通的小虎的淫威,无奈
之下,宏伟只能选择了与我离婚。——这样,我又成了一个名义上的「独身」女
人。

  
  宏伟和我离婚后,带走了孩子,我一个人居住着空荡荡的房子,表面上看是
一个独身女人,但实际上却成为了公安局长吴小虎的地下情人。白天,我在机关
里打扮得花枝招展地上班;晚上,只要是小虎性起了到来,就成了小虎的不折不
扣的泄欲工具。

  撕破脸皮后,小虎在我的身上折腾时,变得更加变本加厉了,除了要我常常
穿上让他喜爱的内衣做爱外,常常出些让人意想不到的怪招来折腾我。

  比如:一次,小虎晚上到我家后,看到我已按他的爱好穿着一套黑色连体紧
身衣和黑色细高跟长统皮靴,打扮得无限妖娆在等他时,立刻大喜,在抚摸过我
的身体后,用一根绳子把我的双手捆在身后,同时用一根带子蒙住我的眼睛,让
我陷入了无限的黑暗当中。

  由于视觉受到了限制,我的其它感觉器官就变得特别敏感,对于小虎的抚摸
等动作特别感到刺激。也由于我的紧身衣裤裆中间是特制的开口,小虎趁我看不
见,从兜里拿出一根粗大的橡胶假阴茎,分开我的两腿,狠狠地插入我的阴道;
而他,则把他的大阴茎插入了我的屁眼里。

  由于一假一真两根阴茎之间只相隔着一层薄薄的皮肉,让小虎感觉特别的刺
激,不一会,他就在我的屁眼里一跳一跳的射出精来。

  还有一次,在我家里,小虎让我穿上透明的黑色紧身纱衣和高跟鞋,在浴缸
里放满了水,抱着我连衣带鞋跳到了浴缸里。透明的纱衣经水一泡,就跟没穿衣
服似的,但又比穿上衣服更吸引人。而小虎就在水中,把我按跪在浴缸里,分开
我的屁股从后面插了进去,一边看着水里我的性感诱人的姿态,一边在我的体内
纵横驰骋,感受着性的快乐与刺激。

  一天下午我正上班时,突然接到了小虎一个电话,让我晚上跟他一起出去吃
饭,不过要求我要打扮得性感一点、动人一点。听了小虎的要求,我已明白他的
意思。

  下班后,我赶回家里收拾打扮了一下,穿上了一件白色的衬衣,外面罩上一
套灰色的套裙,腿上穿上连体肉色丝袜,脚蹬一双漆亮的黑色高跟皮鞋,再加上
一头飘逸的黑色披肩卷发,怎么看都是一个性感迷人的白领丽人。

  不一会,小虎的汽车就到了我的楼下,进了车里,小虎才告诉我是去我们市
里边最好的金日大酒店去吃饭,请的客人是刚刚调到我们市里面任副市长的任天
成。

  小虎告诉我,任市长到我市工作是单身一人,所以要我要主动一点,争取抓
住任市长,为日后创造一个便利的条件。

  我一听,嘴上就骂了一句:「去你的!你把我当成什么人啦?我可不是可转
来转去的人人可上的婊子!」其实,我也听说了刚刚到任的任市长,听说长得挺
英俊的,才三十三岁,是省里派下来镀金挂职锻炼的。

  到了酒店没一会,任市长就到了,是轻车从简,独自一人开的车。一进酒店
的包间,我就被这个魁梧的男人迷上了,身高一米七五,标准的国字脸,一件休
闲的西装穿在了身上,更是显得潇洒迷人。

  小虎给我们相互作了介绍后,我和任市长的手就握到了一块。而任市长也被
我的相貌所痴迷,嘴上说着「认识你很高兴」,手却抓住我的手半天也不放,要
不是小虎的让座提醒,还不知道他还要出什么洋相。

  吃饭的一共我们三人,任市长做主座,小虎坐对面陪座,我则坐到了小虎和
任市长的中间。菜不多,但都很精致,为了增加气氛,我们喝的是五粮液。也不
知他们商量好了还是别的,他俩你一杯我一杯的和我碰酒,没喝几圈,我的头就
晕晕乎乎有点天旋地转起来。



  任市长和小虎看到我已经不胜酒力了,相顾一笑,任市长说:「小虎,以前
听你介绍丽薇时,我还以为你在吹,真的是耳听不如见面,见面胜似耳听啊!真
的是一个迷人的尤物。」

  说着,两人合力把早已软成一团的我抬到了包间的长沙发上,小虎笑着说:
「任市长,我先出去抽棵烟,您在这休息一会。」看着任市长会心的一笑,小虎
走出了包间,并顺手锁上了房门。

  小虎一出房间,任市长就急不可耐地窜到我的身边,望着身着裙装斜躺在沙
发上的我,动起手来。先是在我的脸上拧了两把,又把他的大嘴对着我的脸狂吻
了几下,手同时就伸向了我的胸膛。

  在任市长的刺激下,迷糊中的我有点清醒,但身体早已不听1指挥,只能含含
糊糊的说着:「别……别这样。」

  任市长根本不理会我的阻拦,用手解开了我的外衣、白色衬衣,露出了黑色
的蕾丝胸罩。他把我的胸罩往上一推,让我直挺的乳房露了出来。任市长一边用
手抚弄着我的乳房,一边张开嘴含住了红乳头,像小孩吃奶一样吸了起来。

  在进攻我上身的同时,任市长用手撩开了我的裙子,分开我的双腿,露出了
我的肉色丝袜,用手在我的两腿间用力摩擦了几下,便抱起我的两腿,往下脱我
的丝袜。

  他胡乱脱下了一只腿,扒下我的黑色内裤,让我的阴部[全本完结]全暴露在他的视野
之下。此刻,我的上身虽穿着衣服,但衣扣全被解开,露出了胸脯;下身虽穿着
裙子,但裙子已被撩开,丝袜和内裤吊挂在一条腿上,脚上还穿着高跟鞋。

 〈到我这副淫荡的样子,任市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解开裤口,从中掏出了
他的大阴茎,用手抓住先强行塞到我口中抽插了几下,边顶到我的阴道口,用力
顶了进去,只听得「噗兹」一声,一根粗大的阴茎便连根插入了我的体内,任市
长感到就如被一根橡胶皮筋勒住了他的阴茎一样,把他的阴茎紧紧地包裹起来。

  此刻,我已[全本完结]全清醒过来,但苦于身体动弹不了,只能任任市长左右摆布。
在强烈的刺激下,任市长用力抽动起他的阴茎来,随着阴茎的一进一出,我的阴
道也开始分泌出阴液,并慢慢地随着任市长的抽动节奏,轻声呻吟起来。

  任市长用手抓住我的两只脚,让我的双腿分成一字形,操着阴茎在我的体内
疯狂进出。不时,他还伏下身来,用嘴亲吻着我的红唇。

  不一会,任市长一阵哆嗦,在我的体内狂射出了精液,才依依不舍地从我的
体内拔出阴茎,插到我的嘴里来回抽插几下,让我用唾液清洁了后,才收起了他
的大阴茎,坐到我的边上,继续抚摸着我,自言自语道:「真是一个尤物呀!老
吴的礼物真是不错!」

  听到房间里没了动静,在外面候了多时的吴小虎打开了房门走了进来,「感
觉不错吧?任市长。」小虎递上一根烟,笑眯眯的问。任市长打着了火,猛吸了
一口烟说:「老吴,你的见面礼物真不赖!哈哈!哥先谢谢你了。」

  躺在沙发上的我,虽然还没有彻底恢复,但手脚已基本能动一点。我挣扎着
起来,红着脸看着面前两个先后与我发生过关系的人,想穿好衣服。

  小虎看见我想穿衣服,走过来把手伸进我的腿间摸了一把说:「小骚货,怎
么样?任市长伺候得你舒服吧?」听着小虎的调侃,我的脸被臊得更加通红,杏
眼娇斜,狠狠的瞪了小虎一眼。任市长看到我的窘样,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从酒店吃[全本完结]晚饭后,任市长开车送我回家。送我进入房间后,任市长就表示
要好好补偿补偿我,让我体会体会晚饭时所没能享受到的快感。虽然,我还不太
习惯与陌生人发生关系,但一想到已与任市长生米做成了熟饭,再加上小虎的嘱
咐在耳边回响,我边没有再拒绝,抱着一边享受一边能抓住任市长的心的心态,
主动投怀入抱,为任市长铺床拉被,并用尽媚1态和手段,让任市长渡过了一个难
忘的销魂之夜。

  自此,我在充当吴小虎局长的泄欲工具的同时,又被吴局长送给了独自一人
到我市挂职锻炼的任市长,成了满足任市长寂寞生涯中生理需要的临时「押寨夫
人」。白天,我在机关里上班;而到了夜里,任市长就会每隔三两天来到我的家
中,与我共渡春宵。而吴小虎,在任市长不来的时候,也抽空上到我的身上,发
泄发泄积攒了多日的欲火。

  由于小虎每次来时,都会先问问任市长来不来,因此,虽然两人都先后与我
发生着关系,但撞车的机会并不大。但是,偏偏人算不如天算。

  一天上午,任市长偷偷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刚才上班时看了一部黄色电影,
有几个动作特别刺激,要我晚上等他好好大战上几百回合。可到了下午时,任市
长又来了个电话,说省里来了个领导,晚上不能过来了,改天再和我共同学习。

  吃过晚饭后,我只好独自一人在家中看着电视。由于没什么吸引人的节目,
我感到百无寂寥,边给小虎打了个电话,问他过来不过来?小虎正好没事,一听
任市长不在,便立刻赶了过来。

  小虎进门后,用手捏了捏我的大乳房,说:「小淫妇,一天没鸡巴戳你就受
不了啦?」我用眼斜了一下小虎说:「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歹。上了任市
长的床,还不是你的主意?人家想着你,你还说风凉话!」

  听了我的话,小虎嘿嘿傻笑着,一把抱起我来到了卧室。把我扔到床上后,
几下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翘着大鸡巴伸到我的嘴边,让我按惯例为他接风。

  我一面舔着小虎的大鸡巴,一边慢慢解开自己的衣服,露出了乳房、胸脯、
大腿和阴部,用手揉搓着我的阴唇、阴蒂,用淫荡的姿态刺激着小虎。在我的卖
力舔弄下,小虎的大阴茎在我的嘴里急速膨胀,涨得直挺挺的。

  这时,小虎从我的嘴里抽出阴茎,把我按倒在床上,趴到我的身上,分开我
的两腿,用力把他的阴茎插入了我的阴道快速抽动起来。我一边紧紧的抱着小虎
的屁股,一边低声呻吟着,享受着性交的刺激与快感。

  正当我们俩正迭在一起上下运动时,我家的卧室的门被推开,任市长走了进
来。原来,省里的领导由于临时有紧急的事情,吃过饭后连夜赶到了相邻的一个
市,使任市长又有了一个属于自由支配的夜晚。送别了省里领导后,他便马不停
蹄地赶到了我的家中,用我送他的钥匙打开了房门,悄悄的进了房间,想给我一
个惊喜。

  任市长一看到我正和小虎纠缠在一起,一惊后,立刻镇静下来,说:「对不
起,打搅了,你们继续。」说着,就想往外退。

  还是吴小虎反应快,他顾不上仍光着屁股,从我的身上跳下来,拉住任市长
说:「任市长,这样吧,反正我们也不是外人,今晚我们不如来个双龙戏凤?」

  听到小虎的建议,任市长直说「好主意」!便回转身来。小虎一看,连忙从
床上拉起我,说:「还不赶快为市长宽衣?」我从床上起来,爬到任市长面前,
很快为他还原本来面目,露出了赤条条的身子。

  我们三人滚到了床上,重新做起了我早已久违的双龙戏凤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