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技巧  »  发泄


“不要,求求你不要……”

看着眼前被绑着颤抖的身体,一种肆虐的冲动涌上心头,听着他战栗的哀求,那冲动是越来越飑升,嘴角微微上扬,紧了紧手上SM专用的鞭子,扬起手,狠狠地一鞭过去,一条红痕立刻映在雪白的身躯上,加上美妙的呻吟做伴音,真是一曲美妙的乐章啊!

肆虐的心情不断地高涨着,手上不停地挥动着,可不能让这么美妙的乐章停下来啊……“求……啊……求求你……停……停手……啊……”耳边听着动听的哀求,手上的动作一点都不停歇,“啪啪”地几下又在那副雪白的身躯上造出几道红痕,哈哈,专用的就是不同,无论怎么打都不会皮开肉绽。不过,重复单调的挥动久了也没有多大的意思,哀求声虽然动听,但是都是一种调子的难免有点枯燥,要来点刺激的才行。

把鞭子放进一个装满药水的桶里,然后拿起放在一旁的玻璃瓶,这可是极品哦,千万不要浪费了才好。拔出瓶塞,把整瓶液体从他的胸口往下倒,刚才还在无知地透气的人立刻发出难以忍耐的呻吟,随着淋下的液体越来越多,呻吟声就越来越难以控制,真是动听啊!仔细地把他胸口以下的每一寸肌肤都淋湿,很好,这次竟然还能剩下200毫升左右。

“现在感觉怎样啊?舒服吧!”

“不……救……水……”说着不明意义的话的他扭动着他的身体想要做什么又或者想要逃避着什么。

“不用急啊,现在才是开始啊,你现在先好好的品味这辣椒水的滋味,再等五分钟就可以开始大餐了,呵呵,你也很期待吧!”把他畏惧的表情解读为期待,看他忍耐着火辣辣的刺痛,想象着未知的痛苦,真是一大享受啊!

“这五分钟还真是漫长啊,现在也只过了一分钟,不如我现在给你介绍一下接下来的节目吧,你一定会很喜欢的。”看着他忍耐着痛苦和恐惧的表情,我无比兴奋地为他介绍着:“知道桶里的是什么吗?那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极品哦,是超级强烈的春药哦,这个可是花了我不少时间研制呢,你是第一个使用呢,高兴吧。哎呀你不要用那么感激的眼神看我呀,只要你等一下诚实的反应,把药效如实地用身体告诉我就行了。啊?你等不及了?好啦好啦,时间刚刚好,你终于可以试用了,太兴奋了对不对?”真是好眼神啊,恐惧、哀求、痛苦交织在一起,就如一剂强烈的兴奋剂刺激着我的大脑,真是太美了。

拿起浸泡好的鞭子,毫无预警地甩向他的胸口,“啪”地一声,在室内回荡着。

“啊……”呻吟声十分配合地响起,啊,配合得实在太好了,兴奋感不断地冲击着大脑,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呻吟声,挥鞭声交织起一曲动人的乐章。雪白的身躯在乐曲中极力地摆动身体,竟然不是躲避而是迎接?或者叫欲拒还迎比较恰当?呻吟声从开始的痛1苦到现在的亢奋,脸上不再是恐惧、痛苦而是陶1醉?

不,怎么可以是这样?我要的是他的痛苦,他的迷醉算是什么?他妈的,贱人,被人抽还一副迷醉的样子,他是被虐狂不成?缓了缓手上的动作,那沉迷其中的人儿立刻不满地抗议呻吟,他妈的就是贱。

既然你这么喜欢被人抽我就让你享受个够,“啪啪啪”一连几下狠狠地抽向他已有抬头迹象的分身。

“啊……”惊叫声如愿地响起,“不要……不……要……”哼,不要停是吧,我如你所愿,手上的动作一点都不停地全招呼他的那里,让他兴奋都极点,贱人就是贱人,这样的对待竟然还翘得老高。

呼呼……停下有点酸软的手,好了,老子抽累了,也发泄得差不多了,剩下你就自己快乐吧。我一边不负责任的想着,一边把因为我停下手而发出细微的抗议的人换了个位置,让他双腿跪地头向下,臀部高跷,嘿,真是个好姿势,要把他固定好才行。

看着自己的杰作,在心里打了一百分后拿起刚才还剩下辣椒水的瓶子,对准他那小小的洞穴狠狠地插进去,一点都不在乎那小穴已经经不起粗暴的对待流出血,继续把瓶口向里面推,一直到实在推不动了才停手。

“呜……不……好疼……不要了……求……求求你……”这么迷人的哀求真是天籁啊。

200毫升的辣椒水全部被他“喝”完后,我毫不留情地把瓶子狠狠地从他紧咬不放的小穴中拔出,看他多不舍呀,那小穴还在一张一张的怀念着呢,不要紧我找另外的东西帮帮你吧,我真是个善良的人啊,在心里把自己赞颂一遍后我开始找代替品,而这段时间,他非常不满的在呻吟着,身体不停地扭动想挣脱束缚,嘴里还不停地喊着不明意义的话。哎,真是个心急的人啊,我不是已经在帮忙找了吗,还在催,啊,就这个吧,够粗,而且有粗硬的毛,哇!还有自动装置啊,他一定会喜欢。

把手上的东西再次狠狠地插进他等候已久的后门,哈,还真的被我说对了,他真的非常喜欢呢,看他的后门洞把那入侵的外来物咬得多紧啊,费力拉出来一点,再狠狠地插得更深,伴随着一声声的呻吟,呵呵,真是好看的景象啊,太好玩了。

把开关拨到LOW,满意地看着他满含情欲脸上出现欲求不满的抗议,嘴里发出不满的呢喃。突然把开关调到HIGH,他的身体立刻有了大幅度的颤动,臀部还随着节奏摆动,脸上的表情真是淫荡到了极点,那叫声比日本的一级AV女优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啊,差点忘了我还要去把刚才那药的药效记录下来呢,哈,我就不陪你玩了,把开关重新调到最低,看了看他满含哀求的脸然后毫不怜惜地走了出去,远远地还听见他想要挽留的哀求呢,哼,人还真是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