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色人妻  »  【娇妻美妾任君尝】(18)


作者:红莲玉露 字数:11193 前文链接:thread-9220191-1-1.html

***********************************

PS:就是个短小的过渡章

***********************************

(十八)鸢尾法兰西,乌鸦美男计

消毒水的气味弥漫在鼻腔当中,我又一次躺在了病床上。脑袋好痛,痛的我 不断地往墙上撞去,以至于现在又缠着一圈圈绷带躺在病床上。真是的,要我去 想要我去想……想什么啊,我不是刚从学校回家要吃饭嘛,和我的同居的……诶?

和我同居的是谁来着?

我很不舒服地扭了扭自己的屁股,但是脑袋却不能动。那当然了,这一次撞 墙后不小心把脖子给扭到了,按照医生的话来说,我能捡回一条小命都是发现得 及时。等等,应该是医务室的「森塞」才对吧?就像AV里常见的那样,戴着眼 镜天然呆巨乳,或者戴着眼镜御姐巨乳……

话说为什么都是巨乳?果然是动漫看多了?

唔……果然还是应该好好地睡一觉啊。睡一觉,然后第二天上学去勾搭那些 短裙妹子去。啧啧,消毒水气味什么的,我果然是在医务室啊。喂喂,巨乳眼睛 天然呆御姐「森塞」呢,等着你现身呢……

嘴里感觉好苦,而且唾液也不多,舌头上干巴巴的,谁往我的嘴里灌了些什 么东西吗?为什么我的嘴里各种难受呢?

「啊……巨乳森塞……啊……老师好……」

头好疼,不过只要看到有人进来了就好。喂喂,个子是不是有点矮啊,就算 这国家的人个子都不高,这森赛的身材也是不是太矮了点?而且……啊,是护士 服没错~「呜哇,苹果啊,谢谢了啊,森塞……」

张嘴,然后像个乖宝宝似的把削成片状的苹果吃下肚子。呜哇,我果然是后 宫漫的男主啊。哇卡卡卡,校园里的妹子们啊,等着让大明哥来采摘你们红果果 的……

「嘿嘿……」

傻笑着睁开了眼睛,迎面见到的容颜让我回了回神才认出来。筱葵正坐在床 头削着苹果,看到我醒来,她首先从床头柜端起一杯水送到我嘴前。

「一大早上刚醒来就傻笑,梦着什么了?」

筱葵一脸瞅小孩的表情让我嘿嘿地傻笑了起来,接过她递来的水杯清清嗓子, 接过她递来的苹果咬了一口。

「不记得了,好像是意淫的梦吧。嘿嘿,老婆,你看我昨天晚上那么辛苦, 咱今天不去上班了好不好啊?」

我呜噜呜噜地吃着嘴里的苹果,同时那咸猪手也摸上了筱葵那细腻如脂白嫩 如玉的大腿。昨晚睡觉的时候,她穿的就是那件很快便在激情中脱去的丝质吊带 睡衣。此时,那窄小的肩带简单地挂在圆润的香肩上。胸膛上整片雪白的肌肤和 大半的雪乳晃得我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那么辛苦?我说……那个不提,昨天可是我做的晚饭诶,你一个光知道吃 的大色狼辛苦什么~想继续玩你那LOL等回家的,现在上班去~」

我眼神诡异地看着筱葵的脸蛋,那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蛋,只把筱葵 看的莫名其妙。

「我脸上生花了?」

我嘿嘿地笑了起来,咣当一口搞定了又一大块苹果,然后将剩下的半块抵还 到筱葵的手里。

「老婆,今天是周六诶,咱还不至于勤快到周六还要去上班吧?被我一句话 带到沟里去了吧?」

我跐溜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哈哈笑着在筱葵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大 踏步地朝着卫生间走了过去。吃饭,洗漱,啊不,洗漱,吃饭。啊,怎么样都行 啦,但至少……

「老婆,三明治预备,牛奶预备,肚子饿啦~!」

虽然其他菜肴的美味程度距离栾雨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只是「刚够家常菜等 级」而已,但筱葵这早餐的三明治做得是当真美味的很。等到我刷完牙小完便洗 完脸走出厕所后,便见到厨房的炉灶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三寸多高的烈焰带着 可怖的高温,灼烤着底面已然焦糊的锅底,发出令人心颤的劈啪声响。

「亲爱的,做早饭的时候这睡衣……是不是太性感了些?你这是让我吃饭还 是吃你啊?」

不是那在我脑海当中不时闪过的裸体围裙,但筱葵此时的穿着依旧是性感之 极。那几乎无法覆盖圆臀的裙摆在眼前飘荡,那丁字裤紧紧包裹的两片臀瓣让我 挪不开双眼。饱满的胸脯傲然挺立,情趣内衣能遮掩住多少?

筱葵白了我一眼,媚然地一笑。站在炉灶的火焰前,她的肌肤散发着美艳的 红润,吸引着我自身后搂住了她那弹性十足的小蛮腰。

「说一堆好话不就是懒得去公司么,行,那就不去吧。不过我今天要陪小雨 那丫头逛街去,不能在家里陪你,你一个人窝在屋子里玩LOL?」

说起来,筱葵自己前段时间也注册了一个账号。不过目前的等级连新手村都 没正式出去,除教程外,一场胜绩都没有,当初可让我大肆嘲笑了一番呢。当然, 结果就是被罚三天分房睡……

咣当咣当地吃着早餐,而没过三分钟,自家的门就被咣当咣当地敲响了。打 开门一看,却是栾雨大踏步地走了进来,而小帝则不见踪影。

「姐,怎么不给我做一份啊,不知道我今早要来串门吗?」

对了,今天说是要出去逛街哈。栾雨的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矮根凉鞋,脚趾 甲上涂上了天蓝色的水晶指甲油。热辣的淡肉色薄料超短裤,光着一双修长结实 的白嫩双腿。体恤衫通体黑色,上面印着一个大骷髅头。黑色的墨镜带着金色的 塑料外框,却是嘻哈款式。

「……喂,你还好吧?」

这是逛街去?这是去夜总会吧?还是蹦迪?还是啥黑社会聚会?

「哦!明哥!哦哈哟狗砸姨妈死!」

当头一句倍儿地道的伦敦腔日语,栾雨笑着摘下自己的墨镜走进屋来,一把 推开我后脱下了鞋子,那再次用咖喱水弄得挺翘的燕尾乍呼呼地悬在脑后。

喂喂,出门就进屋的话,你还穿个毛鞋子啊?

「都某,阿美酱,一拉鞋以码三,口气啦都走~」

就在我一瞬间脑子没反应过来的同时,筱葵便一脸轻松惬意地走来,嘴角带 着笑意地接过了栾雨递给她的一个杏子。

「呃……你们忽然冒充日本妹子我是没意见啦,不过为什么杏子没有我的份 儿?」

栾雨一脸神清气爽的样子,就像是刚刚洗过脸并嚼了个迈动似的活力四射。

看到她这副情况,我心里也是蛮欣慰的。丫头挺着她那饱满的胸脯将墨镜抵 到筱葵手里,然后向我夸张地一挑眉毛。

「阿拉,某~口类哇打没打哟~嗖带寺乃,阿奥伊桑?」

「嗖嗖~搜耶娃,阿美酱哇子路易哟~他打黑头次打给?」

好吧……我倒是可以听懂……

喂……明哥……早上好……

小雨欢迎光临,快请进……

啊呀,这可不行,是吧筱葵?

是啊,不过小雨可不乖呢,就只给一个?

好吧,我是可以听懂……

不过你们这俩人都给我忽然跑出来抽什么风?

于是乎,作为一家之主的我用力地咳嗽了一下,迅速吸引了屋里两位女性同 胞的注意力。

「今儿你俩就别上街了,太给我丢人了。」

说出这句话的结果是可以预料的,毕竟此时我面对的乃是世界上罪恶怕的女 性同盟啊。所以不出意料的,我被女王大人勒令站在餐桌前吃饭,不许坐椅子。

「说起来,栾雨,我老弟今儿个一大早上就出去了,也不吃早饭?」

三两口便将三明治的一半给吞到了肚子里,弯腰,喝牛奶,迎来栾雨的白眼。

「你不看看时间么,现在是八点四十五了诶,出门的早就溜出去了,还等着 跑你这儿蹭饭?说起来,我和筱葵要逛街的话,你今天干啥?」

干什么?嗯……说起来,前两天查了一下账户,那坨翔已经把一百万划到我 的账户上了,甚至还在留言里曰这是保护费。啧啧,看来今天还者有活了呢。

吃完早饭后的碗筷就有我这个今天在家赋闲的人收拾了,而筱葵则在栾雨嘻 嘻哈哈的陪伴下进卧室换衣服去了。这小妮子,今天早上倒是一副元气满满的模 样,也不知道昨晚过得怎么样啊。愿意为我生孩子的……

将三个碟子放入水槽当中,我忽然想到,筱葵上一次来例假是什么时候来着?

说起来,好像日期一直都十分固定呢。相当潇洒地往内裤里塞两三张海绵, 然后再相当潇洒地甩到垃圾桶里。啧啧,说起来,我七八岁时好像偷偷戴过妈妈 的卫生巾吧?

不一会儿的功夫,筱葵和栾雨就重新自卧室里走出来了。淡黄色带着折纹的 连衣裙裙摆触及膝盖,V字领口显得那对丰乳间紧密的乳沟更加深邃。玉茎上挂 着一串珍珠项链,耳朵上亦串着两粒珍珠耳环。将满头乌丝披散在脑后并以发簪 束好,略施淡妆的鹅蛋脸弧线柔和稍显冷艳。见到我用赞美的眼光打量着自己, 筱葵也是微微一笑。

「入迷了?」

入迷归入迷,这两人的组合却是略显诡异了些。一个是典型的光洁中的富贵 御姐型打扮,一个却是青春活泼的……这T恤简直就是小太妹装逼的不二之选啊, 就差在脖子上也挂个骷髅项链了。喂喂~这种组合真的不要紧吗?

「你们差不多几点钟回来,要不要我负责做午饭或晚饭什么的?」

打开冰箱门,里面的食材还是蛮多的,却又没有急需处理的蔬菜什么的,出 去吃也完全可以。说实在的,这几天倒是没能品尝到栾雨的手艺,有点可惜。

「那就在外面吃晚饭吧,明哥,我家那死小子说是说是要陪客户喝酒去,咱 们三个去万达吃烤肉吧。」

在筱葵临走前到厨房倒杯水喝的同时,栾雨这丫头将肩膀靠在门上,笑瞇瞇 地对我挤眉眨眼。筱葵将白开水一饮而尽,柳眉轻挑。

「小雨,你是不是想叫我掐你软肉?不知道我这几天正在减肥呢?烤肉?把 你给烤了?都回家吃来,今晚全吃素的!呐,老公,买点茄子黄瓜凉皮做个蒜蓉 茄子拌凉皮什么的,咱今晚吃素~」

「哦呀?某人嫌自己身上肉多了?啧啧,的确,你胸口那团肥肉的确不少。

既然要减肥,那就割下来一些送给我好了~明哥,今晚在家吃红烧肉吧,而 且用五花肉来做~「

「哦?五花肉?啧啧,小雨,你可别告我自己现在是麻杆身材啊。这一块肉 吃下去,你身上可就原木原样地长了一块哟。投资需谨慎~」

「哼~我就算是胖成猪了也有人要~再说了,我从大一开始就有晨跑习惯的, 一吨~五花肉也只是用来补充养分罢了~」

「是呢是呢,可得补充补充养分呢~瞧你这小胸脯也就是D罩杯的程度,我 对此实在是太感到惋惜了~呐,呐,知道吗小雨?姐姐我最近量了一下,距离F 罩杯只有一毫米了哟~」

「呵呵~奶牛,胸部不是越大越好的,得考虑到自己的身材才行。F罩杯神 马的太大了,能让男人刚刚好握在手里的胸部才是最棒的。」

「哼~这话说的好酸啊~对于我这种波霸级的女性来说,刚好握在手里神马 的早就是多少年前的游戏了,现在姐姐我玩得是……老公~你去玩你的撸啊撸吧, 这儿没你的事~」

嗯,的确,看着两位美娇娘站在厨房里用挑衅的语调聊着令我胆(shou) 战(xue)心(fei)惊(teng)的话题,咱还是走人吧。

等到把娇妻美……弟妹送走后,站在窗台上望着栾雨的保时捷呜呜作响地驶 向小区外,我的心里不由得产生出一种奇妙的滋味。面对这两位均有过肌肤之亲 的美丽女孩,以后的日子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呢?

家里的台式机自然是被我搬到了这里,一直都被放在书桌上。打开电脑,插 入优盾,我点开了俱乐部的进入图标。

又是一副艳照,望着筱葵那半遮半掩的诱人媚态,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一直未 曾被我注意到的事实。

前段时间,报纸有报道叶氏集团与贝美尔合作的新闻来着,而筱葵甚至还为 此去了趟访谈节目。虽不是娱乐明星,但筱葵也算得上是公众人物,这个俱乐部 怎么会拿她的照片做登陆界面!?

望着画面上那躺在一簇花丛中媚笑的赤裸娇妻,看着那被数朵花瓣勉强遮掩 的乳晕和光洁的下体,我差点被自己脑海内忽然涌出的疑惑惊呆。

退出界面,我拔下了优盾打量了起来。

没什么值得发现的,这就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优盾了。

不……上面没有标明品牌和中国制造,感觉就像是三无产品似的,这是刻意 在掩饰自己存在的痕迹吗?话说,一个在本市范围内云集了上百名,在全国范围 内拥有上万名低级会员的组织,这份实力和必要性也应该是有的。

那筱葵的这个封面……问题可就大条了啊,为什么登陆界面是她的艳照却从 未有流言传出?这显然相当不现实,可无论是那坨翔的登陆还是我的登陆都会有 她的照片,这却又是毫无疑问的……

咬了咬下嘴唇,我将优盾再一次插入电脑里,然后登陆了自己的账号。打开 充值的界面,然后选择成为贵宾的选项。付款,一百万到账,然后提示我重新登 录。

然后,我打开了贵宾专用的论坛分区「名士风流」。

掠过一个名叫「私人定制」的选项和一个什么「活动中心」,我选择了首先 映入眼帘的「高级娼妇专区」。

眼前的画面就像是在网络上浏览AV列表似的,衣着各异的靓丽女郎以封面 照的形式将动人的体态展现在我的面前。她们有的身着白领服饰,有的身着空姐 制服,有的身着学校校服,也有的身着日常居家服。

正常,却又并不正常。虽然她们并且过多地裸露自己的身体,但那媚态十足 的模样却也依旧撩拨得我心跳不止。而令我感到无比惊愕的是,这些所谓的高级 娼妇们使用的都是自己的真名。是的,不再是我爱一条柴之类的各色网名,在她 们那仿佛AV封面照一样的图片下方,一个个真实的姓名让我眼皮直跳。

这么大胆吗,还是说这就是身为贵宾的福利?我看了一下自己的标示,初级 嫖客依旧存在,旁边是一个明晃晃的贵宾头衔。

看了一下列表,这一次,这些高级娼妇的划分并不再是以城市为单位,而居 然是变成了国家乃至大洲。我现在正处于中国区的范围内,除此之外还有韩国区、 日本区、东南亚区、南亚区。列表继续浏览,欧洲区、美洲区、中东区,甚至还 有一个非洲区。我去,玩非洲的妹子?

毫无疑问,这个俱乐部的势力范围强悍得可怕。我打开欧洲区列表,英国、 法国、德国、意大利……

对了……法国……在经过一定程度的调查后,石头给我的消息是,本市西郊 地区有一处别墅区就是贝美尔集团投资建设的,其中最豪华的一座十有八九就是 凯瑟琳的住宅了。根据石头本人亲自潜入调查所示,里面的跑车无一不是以女性 风格的色彩作为喷漆。

是了,不能再在这高级娼妇区看下去了,得去找那个凯瑟琳的踪迹才是。

而就在这时,短信箱里忽然显示了留言提示,我立刻点击查看。

「尊敬的贵宾用户您好,欢迎您……」

就像很多论坛刚注册时一样,这是一个典型的欢迎用短消息,我扫了一眼就 立刻把它关掉了。然后是下一个,私人定制推荐?无聊的东西,关掉。然后是再 一个,联谊邀请?

看了一下短消息的时间,这是……我和栾雨在马尔代夫度假的第五天发过来 的,一份为期一天的小型联谊邀请。而对方的名字则是……

来自法国的花魁,凯瑟琳……

我不是头一次上论坛,也不是头一次受到其他女新会员的邀请,但被这位来 自法国的花魁给邀请绝对是头一次。不,被任何一个花魁邀请都是头一次。不再 是那些各具特色的网名,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名字。我虽然看不懂法文,但知道 是法文还是不成问题的,拼出凯瑟琳的发音更是毫无问题。有意思,真有意思, 我正找你呢……

双击点开名字旁的空间链接,我进入到了她的界面主页当中。

金发女郎的身材火辣之极,侧躺在那古典欧式卧床上的她身穿连体泳衣式黑 蕾丝情趣内衣,一只手肘拄着自己那五官分明而充满野性气息的脸庞,另一只手 搭在自己那浑圆的美臀上。修长的金发蓬松靓丽,丰满的双乳硕大浑圆,修长的 玉腿光洁白皙,白色人种那略显粗犷的肢体带着别样的诱惑。

我盯着那对胸脯好一顿瞅,的确是比筱葵的胸部还要大上好大一圈。

我点开了她的个人资料界面,仔细地阅读了起来。

鸢尾花魁:凯瑟琳- 阿卡曼

国籍:法国

年龄:26岁

身高:178cm

体重:65kg

罩杯:G

花龄:8年

拍卖:已售出

我勒个去,果然是G罩杯的大奶啊,欧美女性的先天优势就是与众不同。

就在筱葵还在为自己即将到达F罩杯的胸部而自豪时,人家这位凯瑟琳早就 已经是超级无敌的G罩杯了。啧啧,照片上的这件连体内衣真是性感啊,那货真 价实如皮球般的大奶子几乎要把衣服撑爆了……

我再次将页面打开到我的联谊邀请记录上,在凯瑟琳发来的邀请点击量确定。

在提示交了一万元的嫖资后,对话框上便显示出「等待回复中」的提示。

一万元的嫖资么,比起那些个需要买劳力士才能上的国际模特或大牌明星一 类,这个价格还是太便宜了。不过貌似所有人都是有拒绝与挑选客人的权力的, 倒不是说廉价就可以随意了。不然,我从哪儿拒绝之前的那几起小联谊邀请?

说起来,我这个初级嫖客的「被嫖」价格居然是那些初级娼妇们的一半,这 是气死人吗?

才不过三分钟的时间,一个类似于淘宝阿里巴巴网页上的即时聊天窗口打开 了,里面用中文说道。

「被我邀请的人还是头一次迟到这么久,你什么时候有空?」

对了,貌似这位凯瑟琳会讲中文?呃,那现在看来的确如此了,我立刻回复 了起来。

「今天就有空,不过晚上之前要回家,你现在能出来?」

呃,为什么我有一种在找楼凤的感觉呢。说起来我也只是看到石头找过,一 般都是直接去洗浴中心什么的。

「哇,晚上要回家?啧啧,顾家好男人吗?那还跑俱乐部找女人?而且还是 花魁?啧啧,好吧,我今天的确有空。时间还早,咱们十点钟在咖啡店碰面吧。

等一下,我把地址给你。「

感觉好怪,感觉真的好怪,这还真就是和找楼凤似的啊。还先在咖啡店碰面, 这是先看我是否可靠吗?喂喂,吐槽点实在太多了吧?

地址是距离家里不太远的一家星巴克,我告诉了她我会穿什么样的衣服,她 告诉我自己会穿什么样的衣服,然后又留了个电话号码。在把这些乱七八糟事搞 定后,我就立刻起身穿衣,准备走人了。

法国女郎啊,多少国人都曾幻想过的存在,而且还是一位身高达178cm , 拥有G罩杯豪乳的模特级女郎。啧啧,花魁就是不一般啊,或者说正因为她如此 美丽才能当上花魁吧。那幅玉照我自己地打量过了,在脸型上,这个瓜子脸的女 郎必能获取西方传统审美观的肯定。但对于我等亚裔人士而言,却是再好不过。

开车驶出小区,正好在这时,筱葵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我开启蓝牙设备, 一边双手握方向盘,一边和她通信。

「这么快就接了,没在玩你的撸啊撸?」

电话内的声音比较嘈杂,有不少女孩子笑闹的声音响起。

「咱现在正要去洗浴中心找小姐呢,老婆不在家就是方便啊,您说是不?」

电话对头的筱葵顿时呵呵地笑了起来。

「得了吧你,对了,明,我现在正和小雨在维多利亚的秘密呢。参考一下建 议,你喜欢什么颜色的内衣?我回家穿给你看~」

「内衣的话……紫色和黑色很诱人呢,装嫩的话,粉色也不错,白色更是装 纯的不二法宝,看你今晚的目的咯~」

笑闹着和筱葵挂掉了电话,我轻轻吐了一口气。今天是周末,天空当中和公 路上一般的一尘不染。瞧着周围的车子也不多,我打开了天窗感受一下劲风吹拂 到凉爽感觉。

没几分钟,和凯瑟琳预定的咖啡店就到了。下车进去,在最明显的一处靠窗 的位置坐下。随便点了一杯咖啡,然后便掏出手机看起了我挚爱的大豆粕来了。

啊,萧炎,你是我的英雄~推门的声音吸引了我的注意,在第二十五次看到 萧炎大侠大闹云岚宗时,一个高挑的身影让我不得不放下了手机。

三寸高的金属跟,黑色的高帮皮靴闪着光亮。一节雪白的小腿肚上是堪堪露 出一节的白皙大腿。浅褐色的修身风衣有点不符季节,不过那骇人的巨乳却无疑 将那领口撑得鼓胀。身材苗条,体态诱人,当金发女郎甩着自己带着浅浅波浪并 略带蓬松感的一米金发,迈着模特般的步伐走到我面前坐下时,店内所有男性全 部看呆了。

「……Bonjour?」

傻傻地,我向她伸手,傻乎乎地用法语向她打招呼。似乎听到又似乎没有听 到,店内发呆的男性们被自己女伴们揪耳朵的声音。其实这真不怪他们,身材高 挑火辣的凯瑟琳有着符合东方审美观的瓜子脸,能不吸引他们吗?

呃……不不,貌似不是瓜子脸,只是有点像罢了,面部轮廓还是很分明的, 处于过渡阶段吗?

「……Bonjour,cava?」

「Cavabien~」

「vousetesmoninvite~?」

「……」

不行了,真不行了,前一句hello和howdoyoudo我还会回应, 后面这法国味儿十足的法语句子都些虾米乱七八糟的?

看着凯瑟里那恶作剧得逞似的笑容,我干巴巴地笑了起来。

「咱们还是说中文吧,呃,你好。那个……服务员,来杯卡布奇诺给这位小 姐。」

在吩咐了一下服务员后,我便细细地打量起了这位在视频里和筱葵大搞女同 的所谓花魁来。

真的很漂亮,脸型属于那种带着欧美式粗狂感的瓜子脸,五官分明。丰满的 红唇涂抹着艳丽的唇膏,高挺的鼻梁挺拔修长,而那对修长睫毛下的明亮双瞳居 然是一蓝一黄若波斯猫般。

风衣的衣领是敞开着的,毕竟现在已经是六月末了不是。好白的胸膛啊,那 精致的锁骨也是漂亮得很。虽然并未露出自己的乳沟,但那紧贴娇躯的褐色风衣 却已勾勒出令人垂涎的胴体曲线。

「嗯,先生,我的中文可是很好的呢。小姐是么?呵呵~虽然叫得不专业, 但我很喜欢这个称呼。」

我没有忘记自己的根本目的,毕竟上过的女人没有一万也有百万,花魁的魅 力虽大也不至于让我精虫上脑。喝了口咖啡,笑道。

「怎么,还有专业称呼?」

服务员的咖啡这就端了上来,凯瑟琳接过杯子喝了一口,然后明动地眨了眨 那异色的蓝黄双瞳。

「那当然了,妓女啊,你傻了?对了对了,小哥,我可是多少天前就又给你 发出邀请的,怎么这么久才回应?难不成你这段时间都没上线?」

桌下,凯瑟琳把她的靴子自桌下伸到了我的腿前,用她的鞋跟轻轻踩着我穿 得帆布鞋面。桌上,她在放下了咖啡后却是一本正经地翻起了自己拎来的小皮包, 从里面掏出了一张表格。

「呐,这是服务项目,你自己填一下吧。和那些普通的高级娼妇不同,花魁 的服务是有更高层次的,绝对能包你满意。」

服务……项目吗,筱葵在进行一日联谊时也会填写这种东西?慢着慢着,这 俱乐部不是性爱爱好者的联谊吗?

带着一连串的疑惑,我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表格上。

一、传统模式:漫游(无射精)、波推(无射精)、足交、乳交、口交、肛

交、内射

二、恋足模式:足交(次数不限)

三、虐肛模式:灌肠(次数不限)、指奸、道具、肛交(次数不限)

四、内射模式:内射(次数不限)

五、女王模式(谨慎选择):道具、足交、口交、肛交、内射

六、性奴模式(推荐选择):上述无限制

这……这他妈……

我必须承认,自己的肉棒已经随着阅读的进行而无限制地膨胀了起来。尤其 是最后一个性奴模式的「无限制」三个大字,更是令我的呼吸都变得粗重了起来。

「凯瑟琳小姐,那个……这个俱乐部不是联谊吗,你这……就是……就是…

…「

「呵呵~」

看到我结结巴巴的疑问,凯瑟琳开心地笑了起来,而且笑声越来越大。虽未 引起他人过多的注意,但那花枝乱颤的美态却也不由得让路过的服务员发呆不已。

「哈哈哈哈……那只是普通的低级会员罢了……喂喂,看来你是个再典型不 过的新人了啊,真亏了我刚才又看一遍你资料时的贵宾头衔了~咯咯咯……傻瓜 帅哥~高级娼妇和花魁都是专业培训的职业妓女,跟那些低级会员是完全不一样 的~」

凯瑟琳那笑容上所带的表情有趣得很,就仿佛混迹社会已久的老资格大姐姐 在打量着一位纯情的少年般。拜托……我不就是没好好调查这个俱乐部么……话 说我找你来不就是探口风来了么……哇呀呀……被她给瞧不起了这是~?

话说……职业妓女是吗?果然这个俱乐部的水深得很啊,虽然只是草草一看, 但那些看似良家妇女的高级娼妇少说也是……数百人是肯定有了。然后,貌似是 位于巅峰之上的花魁,我那妻子……这问题,当真是大条啊。

「好啦好啦,一共六个选项,你来挑吧~诶,一个人一日一张单子,你也只 能在一个上面画勾,明白吗?」

早预料到会经历不一般的事情,但在这位花魁一开口后,这事实依旧是让我 的心脏跳动不已。结果手中的单子,我几乎可以说是迷迷糊糊地在第一个选项上 挑了一个勾。

看到我在第一个选项上挑了勾,凯瑟琳满有些意外地挑了挑自己那金色的柳 眉。她微笑着接过我手中的单子,不置可否地轻松地耸了耸肩,然后又喝了一口 咖啡。

「你还蛮会享受的嘛,怎么不去选第六个选项?我保证给你伺候得舒舒服服 的~」

「凯瑟琳,你怎么突然就想要找我联谊了?我看了一下你给我发短消息的日 期,那时候我可只是一个普通的初级嫖客而已,怎么就引起你的注意了?」

凯瑟琳又一次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然后把咖啡一饮而尽。

「谁然你的网名是金枪不倒呢,我中文水平不低,自然就被吸引了呗~」

好吧,强悍的理由带来的艳遇,至少在这短短的一席话间,我已经收集到了 不少有用的讯息。筱葵是属于这家俱乐部的职业妓女是吗,这个身份……和我之 前的预料大不相同,而「职业妓女」这四个字本身也给我带来了大量的刺激和巨 大的想象空间。

「算啦算啦,走吧,咱们到楼上去吧,这上面不就是一家钟点旅馆么,我已 经等不及啦。」

这句话也的确是处于实际,毕竟一个充满异国风情的美娇娘一本正经地跟你 谈怎么干她,这可不是一般人能经历的乃至承受的。拉起凯瑟琳的手掌,意外地 发现这法国女郎的手掌非常细腻,我和她一起走出了咖啡店。

「你好,请出示身份证。」

就在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让我楞住了。

这是一个身材高窕的女警,制服特有的紧身魅力,将她凹凸的身材完全展示 了出来。不同与那些白领丽人身上的风情,她的皮肤是那种充满了阳光般滋味的 健康美。呈小麦色,却又光滑似玉丝毫不粗糙的肌肤,加上那矫健玲珑的娇躯, 全身上下应该不会有多少没用的赘肉。而颈部以下那一对耸起,在制服的衬托下, 饱满挺立,惹人遐想不已。

「身份证?」

女警的各自同样不低,大约在冬季……啊不,大约在一米七零上下,这是我 根据筱葵一米七二的身高估算出来的。年纪看似不大,貌似和筱葵处于同一个年 龄段。见我反问,她冷冷地瞪了我一眼。

「现在公安正在组织扫黄打非,就连净网行动不都展开了吗!?赶紧亮出身 份证,还有你,护照!」

我无可奈何地从兜里掏出了身份证,而凯瑟琳只能是一脸歉意地用那纯熟的 汉语向女警道歉,因为她自然没有把护照在这个时候带出来。

「昊……明是嘛,我记住你了。工作日不上班却拉着一个外国女性喝咖啡, 我有理由怀疑你是不务正业的游民。这一次先放过你,下次被我碰着这种情况, 我肯定会把你扭进公安局去!」

轻易放过了凯瑟琳的女警莫名其妙地把我教训了一顿,然后在狠狠地又瞪了 我一眼后,才紧接着冷哼一声走进了自己的警车内。喂喂,你脑子没问题吧?

看着一旁的凯瑟琳那一脸惊奇的样子,我只能是无奈地耸了耸肩。嗯,和这 位女郎先前的行为一样。

「你的名字是昊明……是吧,刚才那个女孩你认识?似乎比我小上一两岁的 样子,很漂亮啊。」

揽着我的胳膊的凯瑟琳很开放地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望着那此时正停在红绿 灯前的警车,狡黠地用手肘顶着我的腰。

「我可不不认识她,诶,别这么看我,真不认识。……好吧,这么说吧,我 这人只要是见过的美女肯定过目不忘,比如说凯瑟琳小姐你就是如此。但那个警 察是绝对没有印象的哟,你可以绝对放心啦~」

凯瑟琳笑了笑,抬头望向星巴克上方的那家快捷旅店,然后一脸委屈地皱起 了自己的眉毛,嘟着嘴巴抱怨道。

「快捷酒店?喂,我可是花魁啊,一万块的嫖资都付了,你让我在一个快捷 旅馆中和我上床?香格里拉香格里拉,上那里去吧~」

姑奶奶,我就是找你套消息来了,你知不知道香格里拉开个房间顶得上你嫖 资的五分之一起码了?好吧,我倒是不差这点钱,能嫖你的人肯定都不差这点钱 ……

凯瑟琳是开着自己车来的,一辆玛莎拉蒂的双门两座跑车,而不是筱葵的那 款商务型的总裁。真是有意思,嫖客和妓女各开着自己的豪车,然后跑五星级酒 店上床?

约莫十几分钟后,我们便抵达了本市的香格里拉酒店。由我揽着凯瑟琳的手 走入大厅,还未等走出几步,却见凯瑟琳直接掏出了房卡。

「你这是?」

被她带着走向电梯的方向,我惊奇地往向身旁的金发女郎,而这美女顿时又 咯咯地笑了起来。

「拜托,看我的车子心里还没底吗?人家能差这点嫖资什么的?」

电梯打开,我们步入其内,然后凯瑟琳按下了顶层的按钮。

「这家酒店的其中一间总统套房是我专用的炮房,已经和酒店方面说好了的, 五折优惠长期租用~」

……通过和老板上床来商量的吗?

我苦笑着看着凯瑟琳一路绝尘地走到一扇门前,实在是感到对这位花魁等级 的存在无语万分。

(待续)